妞妞今年7岁,原本在幼儿园里爱说爱笑、活泼开朗。但近半个月,她的脸上失去了笑容。因为妞妞已经半个月没见到自己的妈妈了。而据妞妞幼儿园的园长说,他们也无法联系上孩子的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妞妞是2015年10月,被母亲送到皓月大路附近一家幼儿园。园长朱丽娟说,孩子是长托,每周六晚上家长会接孩子回家过周末。今年,妞妞到了升入小学的年龄,原本8月15号就要离园,8月8号,她给妞妞妈妈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孩子妈妈要结算一下这半个月,包括学费、伙食费等在内的费用,共766元。

  朱园长说,当时妞妞妈妈回微信表示手头比较紧,不过却表示,会在接孩子的时候把钱给她。8月12号是星期六,本该是妞妞妈妈来接孩子的日子,结果妞妞妈妈并没来。

  “结果她给我发微信说这她没有时间,因为妞妞奶奶有病了。要在家照顾她奶奶。14号我给她发微信,就没有动静,打电话也不接。这几天我一直在给她打电话,也无法接通。”朱园长说,妞妞妈妈是重庆人,几年前,带着妞妞改嫁到长春,住在汽车厂一带。本来孩子入园时,留有家长的身份信息,但现在找不到了。就在想办法寻找妞妞妈妈的线索时,8月15号,朱园长接到妞妞继父打来的电话。

  朱园长说,妞妞的继父表示,妞妞妈妈刷了他信用卡里的三万块钱,14号就不知去向,也联系不上。朱园长提出让对方带孩子回家,被拒绝了。妞妞继父表示,如果妞妞妈妈来接孩子,一定让园长告诉他。电话中,妞妞的继父也没有明确说出不让孩子母亲带走妞妞的用意,这些天,她也在联系妞妞继父,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29号下午,记者按照朱园长提供的号码,多次拨打,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朱园长说,妞妞有一个姥姥,有一个舅舅,但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现在,妞妞的同班小朋友都已经上小学,妞妞总是一个人站在幼儿园的门边,眼巴巴地望着窗外。妞妞告诉记者,8月5号,妈妈最后一次接她回家时告诉她,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可如今妈妈却不答应了。

  朱园长说,现在,自己就希望妞妞妈妈小熊能尽快出现,学费是次要的,主要不能耽误孩子上学啊!吉林常春律师事务所的孙柏松律师表示,孩子的继父对女孩没有抚养义务。目前的情况看,朱园长还是应该想办法找妞妞的亲生父母解决问题。实在联系不上,可以向警方以存在遗弃行为,向警方报警求助。

  或许生活艰难,或许您有您的难言之隐,但是为了孩子,请您勇敢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