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娘今年81岁。2016年,经朋友介绍,刘大娘到中银大厦18楼的一家收藏品公司听了一堂课。一名经理跟在场的很多听课人员介绍,收藏书法、字画、钱币等,会有很高的收益,并且承诺到时候会帮着将收藏品出售。刘大娘动心了,第二次听课时,她一下出手17万,买了5幅书法作品。

  刘大娘说,自己不懂书法,所谓的书法名家她也不认识,拿出这么多钱,就是信了讲课时经理口中高收益的承诺。除了书法作品,刘大娘还花300元购买了3套钱币,加起来,一共花了17万零一百。这些东西拿到手后,刘大娘特意保存到衣柜里。2016年12月,刘大娘接到经理通知,说要收回购物发票,另作他用。刘大娘说,自己当时没多想,就把发票交了回去,换来一张没有公司名头也没有公章的购买凭证。

  在这之后,刘大娘发现,公司开始陆续往外搬东西,说要换地址。这中间她给工作人员打电话,刚开始电话还能接通,到后来,要么空号,要么占线,她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去公司原址找,在这里,她碰到了其他购买收藏品的人,一打听才知道,公司黄了,公司的人也不找不到了。今年4月,老伴儿发现家里少了17万,她才承认,这钱被自己偷着拿出来,买了收藏品。一气之下,老伴儿病了,住进了医院,没几天就去世了。

  记者在刘大娘家看到了她购买的收藏品,一共五幅书法作品,三套钱币。钱币是目前还在市面流通的第三套金属流通币,面值一角。刘大娘现在并不知道这些收藏品的真伪,但她认定这东西卖的蹊跷,如果其中没有“猫腻”,公司不会人去楼空,自己八成是上当了。

  记者照刘大娘给的公司工作人员的两部电话,一个空号,一个关机。7月8号上午,记者来到中银大厦,在18楼,出售收藏品的那家公司原址门外,贴着一张其他购买者的联名书信,上面写着公司名称为“北京某化传播有限公司”,还有经理的姓名、个人基本信息、公司的行骗概况以及十余名购买者的联系方式。大厦物业的工作人员表示,两个月前,来这儿找该公司的人很多,大都是上了岁数的人,说是花钱买了公司推荐的收藏品后找不到人了。记者咨询了吉林省收藏家协会钱币收藏方面的专家,对于刘大娘收藏的三套一角硬币,专家表示,从1991年到1999年的十枚硬币均不值钱。

  记者又联系了长春市书画家协会,相关人员表示,因为没看见书法作品,对于不是特别有名的大家作品,其价值不好评定。有的人欣赏,可能出价就高,有的人看不上,同样一幅作品出价可能很低。另外,这类收藏品没有市场标准定价,只是个人感觉刘大娘花17万买下的这几幅书法作品有点贵。11号,记者将此事反映给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重庆工商所,工作人员对“北京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行了查询,发现在北京市和吉林省的工商行政注册信息上都查不到该公司。随后工作人员通过中银大厦物业查询到,18楼的那家收藏品公司登记名为“长春书瑞轩商贸有限公司”,经过系统查询,该公司2016年注册,法人姓张,今年4月已注销。工作人员现场拨打了登记时留下的电话号码,一直无法接通。对这种情况,工作人员建议,刘大娘联合其他购买收藏品的人,到朝阳工商分局,调取公司的详细信息,再到公安部门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