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5岁的赵绿静一直盼望着能做个妈妈,三月初,眼看着预产期临近,一家人激动不已,等着、盼着,就希望和腹中的小生命早点见面。可令赵绿静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由于生产过程中出现意外,她竟永远失去了这个孩子。

  由于无法接受孩子离开的事实,在吉林省妇幼保健院,赵绿静的情绪十分激动,几次泣不成声。赵绿静的姐姐马洪宇向《城市速递》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3月2号凌晨1点,赵绿静发现羊水破了,就和家人来到省妇幼保健院待产,入院检查时,胎儿一切正常。

  几年前,赵绿静曾怀过一次孕,但那次是宫外孕,最终流产。经过几年的调理,才再次怀孕。此时赵绿静已经35岁,属于高龄产妇。马洪宇说,根据妹妹赵绿静的情况,入院时,他们明确要求医生为其实施剖腹产手术,而医生却表示,产妇符合顺产条件,可以自然分娩。但是,妹妹从凌晨两点一直折腾到早上八点多,也没能产生胎儿,怕发生意外,家人再次找来医生。为了让产妇休息好,保证有力气生产,医生给赵绿静打了安定。马洪宇说,打完这针后,妹妹的情况越来越糟,腹痛难忍。这期间,他们几次要求医生为其实施剖腹产手术,均被拒绝。直到上午十点半,做常规检查时,才发现胎儿已经没有了心跳。下午2点左右,赵绿静才把死掉的孩子给生出来。

  回想整个生产过程,产妇和家属一直认为医院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3月7号,赵绿静的家人委托吉林公正司法鉴定中心做了司法鉴定。在这份司法鉴定意见书上写到:省妇幼保健医院对赵绿静的医疗行为存在医疗过错;其过错与娩出死胎的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为主要责任。马洪宇说,医院不认可这份鉴定结论,坚称在医疗过程中没有过错。那么,医院认为自己没有过错的依据是什么呢?在省妇幼保健院,记者说明来意,工作人员表示,负责此事的是一名冷姓院长,但冷院长业务繁忙,暂时没有时间接受采访。而就此事,他们已经出具了处理意见。

  这份3月4号,由省妇幼保健院医疗专家组出具的意见书上写到:此次诊疗过程无违反医疗常规,医疗上无过错。根据死胎及胎盘脐带情况我院认为:胎儿死亡原因系帆状胎盘、脐带出血所致。可这样的说法,家属并不认可,马洪宇表示,如医院不能给出满意的答复,她们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