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延边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珲春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刘舜哲珲春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延边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珲春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刘舜哲

  40年风云激荡,40年波澜壮阔,40年风雨兼程,40年沧桑巨变!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今天的珲春,已从当年名不见经传的“口袋底儿”“珲老八”成长为中国长吉图先导区战略的桥头堡、“一带一路”和中蒙俄经济走廊向北开放的新起点、我国面向东北亚国际合作的新门户。站在珲春看珲春,今年78岁的延边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珲春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刘舜哲用“翻天覆地、日新月异”来形容珲春这40年的变化。

  刘老是珲春开发开放的元老之一,1971年来到珲春,当时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七十(其实)一栋楼,九十(就是)一条街”。刘老回忆说,这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珲春的真实写照。如今,珲春城市建成区达35平方公里,长街宽路纵横交错,经济区、新城区、老城区一个个“地标”,勾勒出现代化国际化大城市的雏形。回首改革开放40年珲春发生的变化,刘老这样说:“得益于改革开放,珲春从一个封闭落后、名不见经传的边陲小城,正逐步发展成吉林省开放的桥头堡、发展的排头兵、改革的试验田,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开发开放之路。”

珲春夜景珲春夜景
来珲春旅游的俄罗斯游客准备通过珲春口岸回国来珲春旅游的俄罗斯游客准备通过珲春口岸回国

  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潮在我国迅速掀起,沿海地区迅速发展起来。珲春,这座吉林省东部的近海小城也不甘人后,积极寻找通向世界的突破口。谈及珲春的开发开放,还得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刘老说,1983年,珲春用一车大豆“敲开”了朝鲜的国门,为表示友好,朝鲜给珲春送来了明太鱼。封闭了若干年的珲春至此打开了“易货贸易”的大门,为中朝边贸以及今后的互市贸易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84年,珲春找准有利时机,给苏联滨海边疆区哈桑区政府赠送啤酒启动毗邻地区友好交流。一段时间后,哈桑区政府回赠给珲春螃蟹大腿肉,从那时起,珲春与苏联的边贸活动逐渐发展开来。

珲春口岸珲春口岸

  刘老回忆道,1986年6月,经吉林省政府批准,珲春获得了对朝边境贸易经营权,使珲春的对朝贸易规模陡然扩大,外贸额骤然上升。边贸时代到来后,聪明的珲春人更加认准了扩大对外开放的目标。1988年5月,国家批准设立珲春长岭子对苏贸易口岸。同年国务院批准珲春撤县建市。1990年国家海关总署批准珲春长岭子海关升格为珲春海关,让珲春的边境贸易如虎添翼。

  东风浩荡,曙光在前,珲春蕴藏于历史深处的发展潜力被激发。当时代的列车驶入1992年,珲春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3月9日,国务院批准珲春为沿边进一步对外开放城市。此时,被纳入大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阵列的珲春,站在了沿边对外开放的最前沿。

珲春—扎鲁比诺—釜山铁海联运航线进口海外原料成功试水珲春—扎鲁比诺—釜山铁海联运航线进口海外原料成功试水

  改革开放的战略深刻地改变着珲春,刘老说,1992年9月,国务院批准设立珲春边境经济合作区;1993年4月4日,国务院批准珲春口岸过客并允许第三国人入境。同年9月28日,中俄(图们一马哈林诺)国际铁路图珲段贯通。同期,朝鲜在罗先地区设立自由经济贸易区,俄罗斯在滨海边疆区设立了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经济区。东方大门打开了,俄罗斯的化肥、木材、钢材、汽车、生用品,朝鲜的海产品、水泥等源源不断地从异国而来,中国的轻工产品、服装、糖酒、粮食等远去他乡,国际间贸易分外繁盛。

  大潮奔涌,巨轮破浪,珲春向着理想的彼岸奋力航行。2012年4月13日,国务院批准设立中国图们江区域(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标志着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珲春开放发展由此驶入了快车道。数据显示,1978年,珲春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801万元;2017年,珲春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445840万元,是1978年的249.2倍。这些数字串联在一起,印证了珲春改革开放40年的坚实足印,展示了珲春40年开放发展的蓬勃生机。

新珲春大桥新珲春大桥

  借港出海、陆海联运、跨国铁路,接轨国际,拥抱世界。珲春正在奋力挺进“深海”,实现了全省2700万人民多年来借港出海的梦想。物换星移,岁月如歌,回望改革开放40年,刘老常说的就是“翻天覆地、日新月异”,退休在家的刘老每个月都会去一趟口岸,来来往往的中外游客,进进出出的载货车辆,老人家怎么看都看不够。时代赋予珲春独特的发展定位,刘老坚信,充满活力和魅力的珲春未来一定前途无量。

  记者手记:爱一座城市如同爱自己的孩子

  见证一座城市的发展,犹如见证一个孩子的成长,而这位见证者,对这座城市的爱丝毫不比对孩子的少。提及珲春这座边陲小城的改革开放40年,刘舜哲老人有讲不完的故事,道不完的回忆。刘老今年78岁,是延边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珲春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如今退休在家,刘老心里装的依旧是珲春城市的发展。

  采访约在刘老的家里,等待记者时,刘老坐在沙发上看书,是一本《珲春市志》,这也是刘老经常看的一本书。采访从1971年刘老来到珲春开始讲起,面对记者的摄像机、照相机,讲起珲春过去40年的发展,刘老难掩喜悦,如同父母在讲述自己孩子的成长故事。

  刘老拿出了家里的老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和珲春有关的回忆。照片整齐地放在盒子里,保存得很好,闲暇时,刘老也会翻出来看看,也会和老伴讲起当年的故事。对于珲春这座城市,刘老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只要有时间,他就外出去看看整齐的街路、看看高耸的楼房、看看来来往往的外国游客……现在,走遍珲春大街小巷,看看城市的发展变化,就是刘老最大的心愿。

  离开刘老家,想起了撑着伞走在雨里的自己,每天往返于家、单位和各个采访现场,似乎从未驻足感受过这座城市的变化,这一次,深深被老人的热情感染了,也停下来,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了城市的秋天。

  中国吉林网 吉刻APP记者 张福增 徐冬颖

  (来源:中国吉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