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怀远话重阳

  作者:陈耀辉

  ●正如一座山承载着千万年风景,一个重阳佳节,就像《山海经》里的珠树,缀满了中华文明璀璨的瑰宝

  ●重阳节又叫“登高节”。古人过重阳,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登高,登山临水,感念天地之悠悠

  ●重阳也是适宜读诗的日子。与先贤的心,钟鼓和鸣,问答回应,就能够让我们的心灵,步入作者所发现所领略的苍茫寥廓、神奇绚丽的意境。这就是汲取,这就是继承,因为这是中华民族精神文明的高峰

  一年一度秋风劲。

  几番风雨,清凉了炎炎夏日,开阔了蓝蓝天宇,为我们送来了果实斑斓草木缤纷的深秋。岁岁重阳,转眼又是。

  有人问,毛泽东《采桑子·重阳》这首词里面,“不似春光,胜似春光”这种说法有道理吗?其实答案就在眼前:“寥廓江天万里霜。”每一篇好作品,都是逻辑谨严文本自足的,有立论,就会给出依据。这些依据就巧妙地隐含在字里行间,所以好诗词需要反复吟咏。只要读者平心静气,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春光是热闹的,秋色是肃穆的,所以不相似。视野的广远,事物的丰硕,毕竟以秋为胜。看到“霜”就想到凄清惨淡,这是常人的感触。高瞻远瞩,从霜天寥廓之中看到天地之大美,这是伟人的视角。

  我们读书思考,就是为了获得前贤的经验,领略他们精神世界奇伟瑰丽的景观,用高远的视角看世界,看人生,看自我。阅读诗词亦是如此,逢年过节亦是如此。这就是文化的精髓,这就是古人的风神。

  一

  正如一座山承载着千万年风景,一个重阳佳节,就像《山海经》里的珠树,缀满了中华文明璀璨的瑰宝。

  重阳节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甚至更早的时期。古代中国是农耕社会,在农耕文明中,“农事”就是天下大事。季节的转换,寒暑的更替,往往成为以国家为主体的祭祀、政治、管理等事务的节点。毕竟靠天吃饭的时代,即便是“休息”的含义,也与生产力空前提高的现代社会有所不同。所谓时令,既是自然界的指令,也是国家的政令。在那种生活条件下,一时一个令,也是理所当然的。

  据《吕氏春秋》记载,早在先秦时代,即有九月秋收之时祭飨天帝、召集百官、通告入室避寒、筹备存储过冬等活动。

  这就好比有事业在身的人,任何行动,都要有计划、有准备,顺利完成任务,及时地降低损害。要知道上古时代并不能像今天一样,能够预报季节天气、能够清楚地应对四季。天文历法基本上就是唯一的参照,唯有国家所属的专职部门,才有能力行使观察星辰运行岁时变化的职能。这种情况下,更容易出现上令下行、蔚然成风的情势。因此古代那些规模较大影响很广的时令节日,无论起源于何时,必定肇始于朝廷。

  重阳节也不例外,按照上古历书《夏小正》上的记载,“九月内火”,亦即大火星退隐,标志着草木开始凋谢,寒霜即将来临。在这个时间段,政令所能送达的地域,天下间形形色色的人,就会一起行动起来,告别翠绿,欢迎金黄,抵御雪白。这样的行动,又受到解说天道的周易哲学的影响,逐渐被规定为一个清晰明确的时间节点。这一天,就是现在我们所知的节日。

  到了汉代,过重阳节的习俗渐渐流行起来。按照汉代儒学家、科学家刘歆编著的《西京杂记》中的说法,高祖刘邦的戚夫人遭吕后所害,她的侍女贾氏被驱逐出宫,嫁给了贫民为妻。贾氏把宫廷里的重阳礼仪带到了民间。贾氏告诉人们:在皇宫中,每年九月初九,都要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以求长寿。重阳节的风俗,从此在民间开始流传。

  “重阳节”见于记载,是在三国时代的曹丕《九日与钟繇书》,这封书信中有“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嘉其名,九九重阳就被确定下来了。享宴高会,就完全是欢度佳节的意味了,名正言顺。

  可爱的汉朝人,闷声吃大餐那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