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春的旧城改造中,市委市政府确定了“先地下、后地上,先功能、后景观”的原则和时序

长春市伊通河畔的南溪湿地,治理后逐渐成为“城市之肾”长春市伊通河畔的南溪湿地,治理后逐渐成为“城市之肾”

  2018年初秋,吉林省长春市伊通河畔的南溪湿地,波光粼粼。就在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烂洼、沙坑和鱼塘,充斥着生活垃圾和建筑废弃物。

  作为全国缺水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长春实现这一转变并不容易。事实上,此前伊通河治理已有三十年之久。

  而伊通河的巨大变化,只是近两年长春建城史上最大规模旧城改造的一个缩影:在这场系统化的城市改造中,长春既挣足了“面子”,提升了城市“颜值”,也优化了“里子”,改善了城市治理运行的效能。

  一条河的接力

  从1986年算起,伊通河治理已进行了三十多年。但这项长春市多年的“一号工程”却一直难以完美收官。

  “30来年治河的经验告诉长春人,如果只治理一个区段,整个流域内的支流与另外区域的污水照样会将干净区段再次污染。”长春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王世忠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破局的契机始于两年前。

  2016年,吉林省委常委、长春市委书记王君正实地勘察伊通河现状后,明确提出在“综合”二字上做文章,要对伊通河“全流域、全区段、全方位”实施系统性改造与建设。

  “全流域、全区段指的是治理范围。”长春市规划编制研究中心基础设施规划研究部负责人王冬明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全方位则指的是本轮治理不是以往单一的防洪与治污,而是从水质改善、防洪安全、景观提升、交通完善、产业植入等方面多位一体、多管齐下。”王冬明说,水污染治理,表象在水里,根子在岸上,不仅是一场持久战,更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长春没有同类经验可以借鉴,只能边学、边干、边磨合。”他说,最终,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担任伊通河综合治理领导小组组长,下设11个工作组、16个指挥部,建委、水利、规划等各部门和相关单位“对号入座”,进驻指挥部现场办公。

  “为了破解融资难题,我们采用了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为了解决征拆难题,我们通过航拍实时监控、与政法机关建立日常沟通联系机制。”长春市征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桂林介绍说,长春的探索还包括“属地吹哨、部门报到”的联动运行机制、“河长+警长”的护河模式等。

  如今看来,这是长春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投资最多、治污最彻底的一次治理工程。

  为了经得起历史的考验,长春一方面“敞开门”通过规划公示、微信平台互动、电话回访等多种方式让群众积极参与到治理中;另一方面对每一项方案坚持做到不经专家论证不实施、专家意见不一致不实施。

  比如,为了解决水从哪里来,长春就研究比较了客水引进、中水回用、原水补充三个方案。

  “可能很多人想不到,长春是一座缺水的城市。据水利部数据,长春多年来人均水资源占有量356立方米,仅相当于全国人均水资源占有量2220立方米的16%。”王冬明说,水源问题是本轮治理战役的突破口。

  如果不解决水的来源,即便将污水应截尽截、河床清淤干净,河道沉疴仍得不到根治。

  最终,中水回用成为各流域生态补水的主要方案。

  “诸如此类的方案论证还包括:调蓄池用人工手段还是生态办法?仅中段流域我们就召开了20多次论证会,既邀请了外地院士,也邀请了有本地经验的专家,拿不准就先试点。总之,要确保治理工程经得起历史检验。”王冬明说。

  “像家装一样改造城市”

  如今的伊通河成为了贯穿城市的“绿色走廊”,而这,只是长春旧城改造工程的一个缩影——2016年,长春启动了建城史上最大规模的旧城改造提升工作。

  “这个决心不好下。”王世忠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旧城当改,但是内容繁杂、投入巨大、标准不一、众口难调。

  “仅说这么大的规模,最高峰时期,光一线施工就有一万多人在大兵团作战。工人怎么保障?错峰怎么安排?一个小环节的疏忽大意都可能出大问题。”他说。

  然而,长春却迎难而上,提出“像家装一样改造城市”。

  在长春市南关区,从规划设计到施工管理再到完工验收,都组织了居民全程参与。

  “我们从全国200多家规划院中招标了37家。这些中标的规划院,被要求必须融入当地,在长春住下来,了解市民的文化和多样化需求。”南关区委书记谢志敏向本刊记者介绍,按照一个街道一个规划院的方式,社区干部带领设计院对商户和老旧居民区逐一走访,对各类问题系统梳理,逐个研究破解方法。

  “每一项设计方案都会反复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也会跟着施工队监督。”南关区平阳社区曙光街道办事处的居民马明华告诉本刊记者,街道办事处定期组织居民们学习施工管理、场地管理,他们也会跟着街道聘请的管理公司一起去查验施工材料合格证、施工材料台账、进场建材证件、质量检查和实验报告等。

  “如果老百姓不满意,项目还会推倒重来。”谢志敏说。

  比如,绿园区青年路新竹花园小区罗马广场,就在改造中叫停。

  “因为绿园区青年路街道社会监督员高金兰发现,规划设计图虽然很美观,但不方便老年人、儿童、残疾人行走。”王世忠向本刊记者介绍,经多方研究讨论,绿园区建好的部分当即拆除,该处规划图纸按百姓实际需求重新修改,并择期复工。

  “群众说好才是真的好。”王世忠说,“让人民群众在共享改革发展中不断增强幸福感和获得感,已成为我们一切工作的落脚点和出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