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师傅准备发当天的最后一班车。洛师傅准备发当天的最后一班车。
附近住宅和其他车辆的灯几乎都熄灭了,只有洛师傅的车灯明亮地照着前方的路。附近住宅和其他车辆的灯几乎都熄灭了,只有洛师傅的车灯明亮地照着前方的路。
看到乘客里有新面孔,洛师傅就会发给他362通宵车的运行时间表。看到乘客里有新面孔,洛师傅就会发给他362通宵车的运行时间表。
洛师傅总是随身携带362通宵车的运行时间表。洛师傅总是随身携带362通宵车的运行时间表。

  洛师傅从来不抱怨他的工作,反而开玩笑说,他作为一名公交司机很幸运,因为几乎没有为堵车而烦恼过。他嘴上说不喜欢别人来坐他的通宵车,因为坐他车的人工作都太辛苦。但想到能把他们安全地送回家,他也很知足。洛传明说,最初开夜班车不太适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喜欢夜班车,因为不少乘客都是常客。谁几点在哪站上车都有规律,到站没见到人,就等一会,总会换来发自内心的感谢。久而久之,夜班司机的工作变成了生活,老顾客们变成了朋友。文/摄影 石天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