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晚报记者 于慧 实习生 杨琦钜

  每天吃水煮青菜,一天或是八九个小时的健身房跑步,或是从1楼爬到25楼,很多人以为这是为了减肥,但对于38岁的赵先生来说,这样的瘦身却是对女儿浓浓的爱。6个月大的女儿恬恬(化名)在出生60多天后就被诊断为“先天性胆道闭锁”,看着女儿从眼白泛黄到身体发黄,再到腹部肿胀、末期肝病……女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给女儿带来生的希望,赵先生决定将自己的肝脏割下一部分移植给女儿。半个月,为了减掉自己的轻度脂肪肝,这位父亲凭借着爱的毅力,体重减去了10多斤。

  11日,随着主刀医生将赵先生肝脏的1/5取下,并移植到恬恬体内,这场有吉大一院肝胆胰外一科、小儿外科等10多个科室、60多名医护人员共同参与的东北地区首例父亲供肝、儿童活体、减体积肝移植术,在经历近13小时后,取得成功。

  1、“小黄人”让一家人陷入无限伤心中

  “当他决定用自己的肝脏救女儿时,我真的动摇了……”11日9时许,吉大一院7楼手术室外,赵先生的爱人夏女士红着眼圈看着手术室外的电子显示屏说。此时,手机里爱人抱着女儿的照片是唯一能支撑她坚持下去的力量。

  夏女士告诉记者,从谈恋爱到结婚,爱人一直疼爱和呵护着自己,当知道自己怀孕那一刻,夫妻俩更是高兴不已。今年6月5日,4公斤重的宝贝女儿出生,给他们带来了无尽欢笑。然而,这样的幸福与快乐并没有伴随他们太长时间,家人随后发现孩子不仅体重长得慢、皮肤和眼珠发黄,排尿也像浓茶一样的深黄色,排便是不正常的灰白色。面对这个“小黄人”,夫妻俩带着孩子到多家医院检查,最后在吉大一院被诊断为先天性胆道闭锁症。夫妻俩借钱给孩子进行了先天性胆道闭锁“葛西”手术,可孩子的病情不见好转,越发严重。就在一家人为孩子的病着急万分时,吉大一院肝胆胰外一科可以进行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并对患者实施救助的公益项目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我们就是普通家庭,要不是有救助项目,真是没能力手术呀!”夏女士告诉记者,半个月前,一家人带着最后的希望抱着孩子来到吉大一院,经过一系列评估和详细检查,恬恬幸运地符合救助条件。而经过对恬恬父母身体的初步筛查,最后认为孩子的父亲更适合为女儿捐肝。

  2、爸爸为“割肝救女”狂瘦成型男

  “为了救女儿,我老公真是拼了。”夏女士告诉记者,自从女儿住进医院后,每天早上,丈夫都要先看看女儿的状况,给女儿哼哼歌,和女儿说两句话。“女儿身上虽然插着引流腹腔腹水的引流管,但每次看见爸爸都眨着眼睛笑。”说起这些,夏女士特别欣慰。她告诉记者,当初知道孩子生病的时候,就马上借钱给孩子做了手术,但不见效果,最终需要换肝,她和丈夫都被高额的手术费用吓住了。

  “实在没办法,我们就打算放弃,用点偏方让女儿少遭点罪,等她不在的时候,我们就把她的器官捐献出去,让女儿去救更多的人……”说起这些,夏女士已泣不成声。幸运的是,丈夫的肝脏成了女儿最好的肝源,可夏女士又有些动摇了,“他是一家人的支柱,做这样的手术,我真担心呀!”而与夏女士的犹豫和徘徊不同的是,恬恬爸爸却异常坚定。“知道自己的肝脏符合条件,丈夫想都没想就要给女儿捐肝。”夏女士说。从决定捐肝那一刻起,丈夫为了能快速把自己的轻度脂肪肝减掉,每天只吃水煮青菜,不吃一点大米和面食。除了饮食控制,运动也成了重点。

  “每天在健身房一跑就是七八个小时,在医院进行术前准备这段时间,也要从住院部1楼爬到25楼,并且一天都要爬好几个来回。”夏女士说,她心疼丈夫,可丈夫告诉她:“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3、取下1/5肝脏还要进行减体积处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成人给儿童捐肝,可以劈离肝脏的一段进行移植,这要求供体的肝脏要健康,肝脏血管不能有畸形。因此,亲属捐肝活体肝移植手术的首要原则是保证供体的健康,不能让爸爸因救孩子而面临危险。术前,通过精细分析和计算,最终,医生决定用爸爸左侧外叶的1/5肝脏进行亲体肝脏移植手术。相比于普通的肝移植手术,儿童肝移植手术的难度系数更大,不仅要确保供肝者的安全,在涉及到切除病肝植入新的肝脏时,对供肝进行修整等4大环节都需要严丝合缝,整个手术环节需要除了吉大一院肝胆胰外一科、手术室、麻醉科、神经血管外科、小儿外科、整形美容外科、病理科、放射线科等10多个科室参与外,还要有60多位医护人员一起努力。吉大一院肝胆胰外一科主治医师陈玉国介绍,这台手术难点主要在于小孩儿的体重只有7公斤,血管很细,麻醉、扎针这些操作都是困难点。第二点就是整个肝脏移植,成人的肝动脉可能是3毫米,恬恬的肝动脉可能1毫米都不到,所以说血管吻合的难度也提升了。为此,要把切割下来的肝脏做减体积处理,让这部分肝脏的体积和重量与恬恬更加匹配。当日7时许,赵先生和恬恬被分别推进手术室,术前准备正式开始。“孩子的爸爸割下1/5肝脏,无论是在技术要求上还是术后护理上都是成人肝移植所不能比的,技术要求更高,术后护理更复杂。”据陈玉国介绍,在供体方面,要保证供体管道的完整性,需要对肝脏内部的解剖非常熟悉;同时,大人的管道和孩子的管道粗细不同,因此管道的匹配也是手术的难度。”记者了解到,主刀医生将供体肝脏进行劈离,切断肝动脉和肝静脉后,赵先生的1/5肝脏被切割下来。与此同时,另外一间手术室内,恬恬的病肝分离手术也在进行着。为保证孩子的生命体征,在供体肝脏没有拿下来前,恬恬的肝脏也不能拿下来,为了确保手术期间无肝期越短越好,医生们以分秒来计算,跟时间赛跑。随着供体肝脏被取下并盥洗完毕后,恬恬的病肝也第一时间被取下。

  4、术后抗排斥将成为难题

  13时55分,赵先生的手术终于结束被送进监护室。此时,看着手术室外大屏幕上的显示,取肝的顺利完成让一直站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恬恬妈稍稍放松。19时30分许,随着恬恬被医护人员从手术床上抬下,这场耗时近13小时的手术宣告成功完成。记者了解到,术后对孩子的护理难度会很大,可能会有一些并发症出现,包括排斥相关的并发症、肝脏功能恢复不良的并发症、出现感染相关的并发症以及与手术密切相关的并发症等。对这些难题,吉大一院肝胆胰外一科的专家团队有信心一一解除。记者获悉,由于肝脏有很强的再生能力,赵先生的肝脏在一定时间内会恢复原来大小,恬恬也将在服用抗排斥药物后,慢慢适应新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