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簿,《新华大字典》释为:“我国封建时代的帝王、后妃及王公大臣在外出巡视时,将行进在其前后的仪仗队伍称之为卤簿”;日语中为“仪仗”的意思。伪满洲国皇帝溥仪也有“御用”卤簿车和卤簿车队。

  1934年3月1日,溥仪当上伪满洲国皇帝。当时,日本人还不能制造汽车,就特意从美国订购了两辆博加特牌轿车作为他的“御用”卤簿车,后来又订购了别克、林肯、尼桑、卡德那、比克、哈德松等车,组成溥仪的卤簿车队。当时,日伪的新闻报道中称之为“天子车队”,或沿用中国古代传统称之为卤簿。

  据长春地方史志专家于泾考证,溥仪的“御用”卤簿车下黑上红,沿车窗下缘到前后轮挡泥板是黑色的,其余是红色的;没有行李箱,车厢内三排座,中间一排是倒座,是侍从武官坐的地方,与坐在第三排的溥仪面对面,以示侍卫;前风挡玻璃又平又直,车棚上部两端各有一个代表伪满洲国皇室的兰花御纹章;整车的外形与20世纪30年代初期的轿车相像,没有充分考虑气动力对运行的影响;前照灯、前后的防冲装置和车身两旁的踏板都裸露在外面;一只备用胎装在铁壳里,挂在车右前轮和右前门之间。

  溥仪的卤簿车队最前面的是洒水车,接着是通信车、前驱车、伪首都警察厅总监坐的红色敞篷车,后面是溥仪的“御用”卤簿车,后面是乘坐御医和侍卫官的车、宫内府大臣和尚书府大臣的车及后驱车。溥仪的“御用”卤簿车前后左右有四辆摩托禁卫车跟随警卫。

  卤簿车队在溥仪出访、迎宾、祭祀和举行典礼时使用。溥仪每次出行的卤簿车队安排多少车辆不固定,根据随员多少而定。据溥仪的族侄毓嵣(被溥仪选为宫内陪读、随侍)回忆,1937年5月28日,溥仪“巡狩”净月潭所乘的卤簿车队共有九辆车。

  溥仪是日本关东军旨意下的傀儡皇帝,每次出行使用卤簿车队,需经关东军批准,还需由日本人担任的伪首都警察厅总监和侍从武官一路跟随。

  卤簿车队之外,溥仪还有自己的私人汽车,自己又会开车,但在关东军的淫威下,他不可能开自己的车离开伪皇宫宫内府单独行动,只能派司机用他的汽车将住在宫内府外的弟弟和妹妹等人接来,与他聚餐、闲谈后再送回去,或派人坐车去买特殊食品和药品等。

  1945年8月11日晚,溥仪按关东军的安排逃往通化大栗子,从伪皇宫出发到长春东站乘坐的就是三排座的“御用”卤簿车,同时还帯走了几辆其他车,但多数卤簿车留在了长春。8月19日,首批苏军空运到长春,接着大批苏军来到长春。苏军一到,首先征用汽车,见车就拦,然后开走。溥仪留在伪皇宫的车无疑也被征用,由驻长苏军总部使用。1946年1月23日和24日,宋美龄代表蒋介石到长春慰问苏军时,就曾使用过溥仪的私人汽车。1946年4月14日苏军撤走时,溥仪的车也被带走了。

  伪满皇宫博物院现存的那辆溥仪乘坐过的车是美国派克牌汽车,仅有两排座。长春地方史志专家于泾和溥仪的族侄毓喦(经常随溥仪出行的代理奏事官)都说,溥仪的“御用”卤簿车是三排座。可见,伪满皇宫博物院现存的那辆车不是卤簿车队中溥仪的“御用”卤簿车,而是卤簿车队的其他车或溥仪的私人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