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装电脑无人问津,店主只能玩游戏打发时间组装电脑无人问津,店主只能玩游戏打发时间
多家店铺铁门紧锁,经营者已转战其他项目。多家店铺铁门紧锁,经营者已转战其他项目。

  6日上午,店主小米和一名技术员百无聊赖地打着游戏。“今天也没什么生意,我准备到中午就下班,留个技术员看店就行,反正顶多也就有人来买两个配件。”小米说。小米是一名组装电脑的“专家”,今年是她“入行”的第十个年头,同时也是一个日渐严酷的“冰河时代”。

  组装电脑也叫“兼容机”,曾几何时,灵活自由的配置和实惠的价格,助它打下了电脑市场的“半壁江山”。如今,在低价位品牌机和智能移动设备的冲击下,组装电脑的销量大减,利润缩水,正逐渐淡出电子产品的主流市场。

  在工农大路附近某科技大厦3楼,集中了30余家经营组装电脑的店面,这里虽然人声鼎沸,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大多都是店主或业务员在热情地招揽客人,而真正走进店内的人却寥寥无几。

  “组装电脑最‘辉煌’的时期大概是2000年到2005年之间,我是2005年入行的,那时店里每天能卖出20多台,少时也有五六台,到了开学前的旺季,每天最多要组装40多台。”小米告诉记者。而现在,她每天能卖出两三台已经算是不错,有时一天都不开张,每月的销量还不到原来的1/3。

  在红旗街附近某科技城9楼,组装电脑店的状况同样是冷清,只有少数店里能看见一两位顾客的身影,店主和员工们无所事事,有的玩游戏,有的在闲聊……“近几年都是这个情况,生意实在太少了。原来我们有10名技术员和10名业务员,还经常忙不过来,现在店里总共只剩5个员工了,整天基本都是闲着。”一家组装电脑店的技术员江先生说。

  不仅销量减少,组装电脑的利润也大大降低,已经难以让经营者维持生计。

  “十年前,我们卖一台3000多元组装电脑,起码能赚200多元,如果是6000元以上的高端机,甚至能赚500元以上。”在某科技城销售电脑十多年的王女士对记者说。如今,由于网络发达,电脑配件的价格越来越透明,懂行的顾客越来越多,商家也就越来越难赚到钱。据王女士透露,现在大多数组装电脑的利润都在200元以下,有时不到100元。“就算只能赚50元的生意我们也会接,因为顾客实在是太少了。”王女士叹了口气说。

  十年之间,组装电脑市场萧条至此,究竟是谁动了它的“半壁江山”呢?多名业内人士认为,品牌机的价格日渐低廉,以及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先进便携设备的出现,都对组装电脑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组装电脑原本的受众群体非常广泛,这主要是由于其低廉的价格。”小米告诉记者。在2005年之前,市场上电脑的产品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物以稀为贵,品牌机的价格相对来说比较昂贵,硬件配置比较令人满意的笔记本电脑,价格一般都在6000元以上,成套的台式电脑价格也在5000元以上。而如果选择组装电脑的话,同样水平甚至更好的配置,不到3000元。这种实惠的价格就是组装电脑最大的优势。住校大学生、刚接触电脑的老年人、为孩子购买电脑的家长……这些对电脑要求不高,又喜欢便宜产品的消费者,大多会选择组装电脑。而时至今日,无论是笔记本电脑还是台式机,品种及数量都越来越多,价格也大幅下降,即使是品牌机,3000元以下的笔记本电脑,4000元以下的台式机也不再罕见。“市场上有2000多元的笔记本,组装电脑根本就不算便宜了,兼容性、售后服务存在隐忧,我宁愿买品牌机更省心。”正在上大学的刘同学说。

  在功能性上,组装电脑同样受到了挑战。已经从组装电脑转为经营智能手机的张先生告诉记者,过去,购买组装电脑的消费者中,大学生能占50%,他们买电脑大多是为了娱乐,比如玩游戏、看视频。现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越来越“火”,许多游戏厂商都开始推出手机客户端,甚至专门的手机游戏。而轻型笔记本和平板电脑看起视频来也比组装电脑更加舒适,这些新事物吸引了大批年轻人,也“拉”走了组装电脑的主要消费群体。

  目前,组装电脑的主要受众除了部分学生,还有网吧或是需要高端配置用来绘图的设计师、建筑工程师等。“我们的绘图软件需要比较大的内存,一个图包就有一个G以上,7000元以上的高配置组装电脑最适用。”从事建筑设计的李先生说。

  记者走访了共计100多家组装电脑店,发现它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在同时销售电脑配件,或是监控设备、网络耗材等。由于销量减少,利润微薄,有时甚至不够支付店铺的租金,大多数经营者意识到,只做组装电脑的生意已经行不通了,他们纷纷扩大了经营范围,组装电脑从店里的主要盈利产品,渐渐变成了“陪衬”。

  此外,还有一部分经营者转而销售品牌机,或干脆改行,专门经营组装电脑的店铺也就越来越少。“原来这里的3楼整个都是卖组装电脑的店铺,至少有60多家,现在也就30多家了,撤走了一半,有个老板干脆改行去养鸡了。”小米告诉记者,她现在也兼做三星、戴尔等品牌整机或显示器的代理,如果接下来店里的收益还是不乐观,她会考虑彻底放弃经营组装电脑。记者 孙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