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吉林|新闻|美食|尚品|旅游|城市|汽车|健康|读图|微博|惠购|吉林森工

|邮箱|注册

新浪吉林> 新闻 >长春新闻>正文

9岁男孩捐献遗体 尿毒症爸爸每月透析10次

A-A+2014年8月2日08:22:50 长春晚报评论

小超的妈妈正在整理小超的遗物小超的妈妈正在整理小超的遗物

  新闻回放4岁被查出患有脑胶质母细胞瘤,家人为给他治病,5年时间,家里的积蓄加上借款,花光30多万元也没能留住孩子。他的父亲,两年前患上尿毒症后,只能靠透析一边维持一边等待肾源。7月31日,9岁的小超从脑死亡达到心死亡,在孩子生命最后一刻,小超父母经过痛苦抉择,他们决定捐献儿子的一对肾脏、一个肝脏以及两只眼角膜,不仅让儿子的生命有一个新的延续,他们更希望儿子的奉献能给那些等待器官供体移植的人带来新生。 

  “这道槛儿只能我自己慢慢过,谁也帮不了我。对儿子的愧疚,只能让时间来弥补。”1日,孙艳萍处理完儿子的后事,马上陪丈夫回到吉林市。当她搀扶着把丈夫送进血液透析室,拖着疲惫的身体独自坐在等候区时,心里的难受、委屈、愧疚再一次向她袭来。

  面对孙艳萍“狠心”的决定,家里的亲戚有埋怨有责备,可当她陪丈夫一次次地透析治疗时,只能把亲人的不理解埋在心里。她相信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儿子的奉献也是有回报的。

  送孩子最后一程

  8月1日7时许,小超父母早早地就来到殡仪馆等待。为看孩子最后一眼,小超的舅舅和大姨、二姨等亲戚也来了。见到孩子那一刻,最疼爱小超的二姨哭倒在地。就在家人对小超有着太多不舍的时候,远在吉林市70多岁的姥爷却还不知道。老人卧病在床多年,如果他知道最疼爱的小外孙“走”了,家人不敢相信老人会是怎样的难过。

  3个多小时后,遗体火化完毕,看着孩子的骨灰,孙艳萍很想把带它回家。然而,家里的长辈亲戚却阻止了她的行为。转身离开时,孙艳萍心里的滋味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能感受到。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虽然她的心中有太多不舍,但还是要接受这一切。办完手续,一家人启程回吉林市的家。

  每月10次左右的透析

  中午,小超父母回到吉林,顾不上吃饭就马上来到解放军二二二医院血液透析室。“他实在撑不住了,好几个人扶着才走进屋。”望着血液透析室内的丈夫,孙艳萍心疼地说。这些日子,为了儿子的事情,王铁良顾不上身体不舒服,恶心难受就坐椅子上歇会儿;呕吐严重时,即使嗓子出血也没时间理会。送走儿子,王铁良的心像被掏空一样,强忍的精神再也撑不住。“不马上透析,他就不行了。”孙艳萍担心地说。

  经过医生允许,记者跟随王铁良走进血液透析室。看到他躺在透析机旁,双眼望着天花板,泪水不时从眼角滑落的样子,我们不忍去打扰。也许是妻子站在透析室外的等待,让他有了短暂放松时间。这一刻,眼泪成为他释放压力的好帮手。“媳妇比我难,我身体不好,这个家都靠她一个人。当着她的面儿,我只能更狠心。”看见记者,他擦干眼泪,平静一下心情后,王铁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一次透析得4个多小时,以前我上班忙,儿子就来陪他爸。”透析室外,这些天备受压力的李艳萍也许太累了,她趴在护士站工作台上低沉着声音说。孙艳萍告诉记者,丈夫每个月都要透析8次,前阶段,儿子病情加重,丈夫的心理压力加大,透析次数增加到每月10次。最近一周,丈夫更是不得不隔一天就要透析一次。每次透析除了报销外,自己也要承担1000多元费用,这也成了这个家庭不小的一笔开销。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吉林|新闻|美食|时尚|旅游|城市|汽车|健康|读图|专题|微吧|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吉林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