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海报《穿越火线》海报

  3年前,许宏宇执导电影处女作《喜欢你》,让看上去不像情侣的金城武、周冬雨演出了爱情萌动的“酥”,收获众多女观众的喜欢。3年后,他的第二部导演作品——网剧《穿越火线》讲了电子竞技、青春成长乃至时代变迁,唯独爱情不是重点。两位主演鹿晗和吴磊,过往更受关注的是流量人气和偶像颜值,但剧中落魄困顿的草根大神肖枫、负疚执着的轮椅少年路小北,却展现了他们作为演员的努力。

  许宏宇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他找演员不喜欢找跟角色太“顺撇”的。鹿晗一开始觉得自己应该演路小北,因为各方面都感觉像,有安全感。但许宏宇坚持他与“很皮很接地气”的肖枫有契合点。“他就是个北京小孩。听他讲了很多小时候很‘蛋疼’的事,跟我们看到的偶像歌手鹿晗是不一样的,我很感兴趣,想把他的这一面呈现出来。”

  鹿晗起初想演的是路小北

  不喜欢找跟角色太顺撇的演员

  《穿越火线》以同名电子游戏为背景,2008年和2019年两个时空双线并行交织叙事,讲述了肖枫(鹿晗饰)和路小北(吴磊饰)领衔的两个电竞战队的年轻人,背负偏见和压力,在各自时代里追逐梦想的故事。《穿越火线》开播前并不被看好,纯电竞题材受众面相对狭窄。但随着剧集的播出,《穿越火线》的豆瓣评分稳定在7.7分左右,成为鹿晗或吴磊担纲男主角的影视作品里,迄今为止评分最高的一部,不少观众为他们演技的进步点赞。

鹿晗演了个形象邋遢的角色。鹿晗演了个形象邋遢的角色。

  2008年的肖枫25岁,女朋友跟别人跑了,没有正式的工作,每月都为房租发愁。生活上一塌糊涂,追求理想也一败涂地。职业电竞选手25岁是快退役的年纪,他还在为成为职业选手最后一搏。战队重组又解散又重组,看不到明天。剧中的肖枫,日常不修边幅,人字拖、大裤衩就出门,平时耷拉着双肩也耷拉着眉眼,站着整个人松松垮垮,坐着不是抖腿就是“北京瘫”。怎么看,这样的肖枫都不像大家熟知的偶像鹿晗。

吴磊饰演路小北。吴磊饰演路小北。

  其实鹿晗一开始就跟导演表示,他应该演路小北。“他可能觉得演路小北比较有安全感,大家也能想象他演一个学生的样子。这是一种很顺的逻辑。肖枫在剧本里是很皮很接地气,烟火气很重的一个人。”但许宏宇认为,如果一看就觉得某个角色应该谁来演,就太顺了。“我们不喜欢找演员跟角色很顺撇的。太顺了之后,很多东西就变得没有趣味,他演得没有趣味,我拍得也没有趣味。”但放弃“顺撇”的安全感就意味着要找到演员与角色更高层次的契合点。

  在许宏宇看来,鹿晗当初决定去韩国做练习生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正如2008年的肖枫凭着热爱在坚持,没人知道他会是后来的电竞大神。“鹿晗对唱歌跳舞的热爱很纯粹,这种纯粹也是我觉得肖枫应该具备的特点。光从这个点,我就觉得他能演。”

鹿晗饰演肖枫。鹿晗饰演肖枫。

  许宏宇曾经很认真地问鹿晗,到底对演戏是什么想法?鹿晗说,他真的想尝试做个好演员。《穿越火线》五六个月的拍摄期,两位主演几乎没有离开过,跟剧中同一个战队的演员熟得如同真正的队友。肖枫喜欢抖着腿说话这样的细节,刚开拍时需要提醒,拍到后面鹿晗连在戏外都很肖枫了,偶像包袱扔得让许宏宇都有些诧异。有场戏拍肖枫刚睡醒,许宏宇要求他张开嘴流口水,拍完问:“小鹿,这个戏播出来你粉丝会不会打我?”鹿晗哈哈笑着说:“不会啊,没事儿!”

  Gala乐队和网戒中心

  年代跨度会让整部戏更丰富

  《穿越火线》里,肖枫带队从网瘾戒治中心救出队友的戏引发了热议。不单因为荒诞漫画式的呈现手法让观众看得嗨,更因为这段戏引发了观众对10多年前杨永信的网戒中心这一真实社会事件的集体回忆。在许宏宇看来,要展现2008年大家对打游戏的不认可,怎么能少了网戒中心呢?“当某个事物在一个时代里不被接纳的时候,只要有人说你错了,就会有一连串的人跟上去说你错了,所以你需要治疗。它本身就很荒诞。”

  2008年的故事线上,类似这样时代感的片段不少——从福娃明信片、奥运会刘翔退赛,到蜘蛛纸牌游戏等,观众稍加留意就能找到与个人回忆呼应的细节。许宏宇特别喜欢《穿越火线》的时间跨度,因为“年代会提供很多元素,令整部戏更丰富”。2008年打游戏被认为是网瘾,2019年电竞冠军奖金过千万;2008年的黑网吧很脏,老板抱着狗巡场,2019年的网咖很酷很高级,但缺少一点人情味。“这就是时代。时代在进步,有些东西更舒适了,但人的感情会少一些。”

导演许宏宇和吴磊。导演许宏宇和吴磊。

  为了展现出这种年代感,许宏宇刻意把2008年部分的置景和色调往更早的时代调了一下。“可能有点像1998年。对观众来说,剧中的2008年意味着回忆,所以回忆感应该更重一点。”他还请来Gala乐队客串表演《追梦赤子心》——2008年,还没什么人认识的Gala乐队在肖枫参加的比赛上演唱这首刚写好的歌,19年路小北在Gala乐队十周年演唱会上也听到这首歌。十年的跨度,不止是两代电竞选手的奋斗,还有真实的Gala乐队的成长。

  肖枫的队友也为年代感增添了注脚,网友评价他们“歪瓜裂枣但还挺像那个年代的人”。而这种不看颜值的选角,并不是网剧的惯常操作手法。投资方曾经担心,肖枫战队没一个帅的,连鹿晗都被弄丑了,观众是否能接受。但许宏宇很坚持:“如果拍比较抽离的爱情片,可以全员很美。但《穿越火线》游戏里相遇已经不真实了,其他地方我必须做得更真实才能让人相信。虽然不帅,但他们的质感相信大家一看就会被吸引。”

肖枫的队友。肖枫的队友。

  受陈可辛影响开始拍剧

  电影式的镜头表达在小屏幕上性价比不高

  虽然才执导了一部电影和一部剧集,38岁的许宏宇作为剪辑师已在电影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剪辑制作了近30部华语电影,多次提名最佳剪辑奖。他剪辑了《十月围城》《武侠》《亲爱的》《七月与安生》等多部陈可辛导演或监制的电影,陈可辛又是他电影导演处女作《喜欢你》的监制,两人关系十分密切。

许宏宇(右一)和剧组成员。许宏宇(右一)和剧组成员。

  许宏宇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对拍剧的兴趣源于3年前拍《喜欢你》和陈可辛片场的交流,两人谈起了电影和剧集的不同。“我们一直觉得电影的空间比较小,90分钟或者最多两个小时,永远是拍了很多素材回来,最后很多细节都会剪掉。陈可辛导演就说,剧集是一个很好的新的表达方式,表达空间会更大,可以讲得更深,很多人物细节可以讲得更透。所以我就开始对剧有兴趣,想多尝试一下。”

  但拍剧和拍电影毕竟有所不同,许宏宇坦承,拍剧过程中有过不少碰撞和困难,“打个比方,做电影的像踢足球的,做剧的像打篮球的,在各自世界里都没有问题,但如果打篮球的突然进入到足球场,用手来打球,大家就会觉得不对。”比如他刻意坚持的一些电影式表达,花很多时间精力拍出来的镜头,小屏幕上观剧感受不到质感,性价比很低。“我也是一边拍一边在调整,发现拍剧时如果用人物动作上的一些细节去驱动故事,会比像电影那样用画面构成的细节来表达更有效。”

  此外,电影可以一天只拍一场戏,跟演员沟通很深,拍得很细致,但拍剧不具备这样的客观条件。剧集的制作,量大时间紧。“只能用一些方法调整,比如拍摄前跟演员,以及各个部门有更深的交流。把电影在现场花时间解决的事情,放到前期做更多的磨合,说白了就是筹备时间更长。”不过拍完《穿越火线》许宏宇也认同陈可辛对剧集的看法,“结婚拍了,分手拍了,恋爱拍了,死亡也拍了,剧集真的能把一个人的生命讲得很通透。”

  (记者:杨莲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