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沧海桑田,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正在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近10年来,中国高铁从引进、消化、吸收、再到创新,从“跟跑”、“并跑”再到领跑,中国高铁已经成为融入中国百姓生活的必需品,悄然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

  2015年7月17日,我们的“超级推销员”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中车长客时指出,高铁动车体现了中国装备制造业水平,是一个标志性的产品,在“走出去”“一带一路”建设方面也是“抢手货”,是一张亮丽的名片。

  谆谆重托,言犹在耳。作为现场的见证者,我为中国高铁自豪的同时,深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时隔三年,以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复兴号”动车组在“京沪”达速运行为标志,向总书记交上了一张满意的答卷。

  让中国制造走向世界是我们中国第一代高铁工人的神圣使命,中国高铁事业也培养造就了一大批技能高超、操守优良的大国工匠、高技能人才。这让我和我的同事有机会尽情挥洒汗水与智慧,展现我们“大国工匠”的风采,讲述改革开放的宏伟篇章。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在组织的关怀和培养下有幸成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走进有工人院士之称的中国高技能人才顶级团队,是我的荣耀,更是一份责任。

  此时此刻,在和大家一起分享高铁荣耀的同时,我不禁回首28年前走进工厂,为了理想,为了责任,奋斗与担当一路走来的足迹。

  1990年,18岁的我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从校门走进了长春客车厂,成了一名维修电工。这里也是父辈们工作的地方,这里的改革开放之初的“910、168”奋斗精神深深的感染着我。

  还记得工作的第一天,一台立式车床出现故障,我主动请缨到现场修理,原以为手到擒来向诸位老师傅展示一下我的水平。可怎么也找不到原因。我满头大汗地蹲在机床旁边一上午,旁边操作者一劲儿问“啥时能修好,啥时能修好?”。到了中午,班组蒋师傅来了,只见他从容地试了试车,从兜里掏出一把小螺丝刀在速度继电器的调整螺丝上拧了两圈,“试车!”,老蒋师傅一声令下。故障就这样“神奇”地消除了。

  回班组的路上,老蒋师傅看出了我的失落,微笑的鼓励我:“干咱们这行,光靠热情不行,要通过不断地学习和积累才能给机床看病,技术是磨出来的!”于是我暗下决心,我也要当电气设备的良医、神医。我要通过我的努力赢得设备操作者对老蒋师傅那样的尊敬。

  我从电气设备维修工作开始,为了实现在车间通道上走过,身边的电气设备原理了如指掌的小梦想,翻遍了车间资料室所有的图纸,当时没有复印机就一笔一笔的画,画成了一本设备维修宝典。

  记得1992年,当时全铁路行业还没有应用可编程控制器设备,为了汲取营养,我打听到一家企业引进了一套生产线应用了这项技术,于是就千方百计认识了那里的维修师傅,并利用休息时间骑两个半小时自行车横跨市区跑去帮师傅干活、配线,逐渐赢得了赏识和信任,拿到了当时长春市唯一一本宝贵的编程资料。就这样,我学会了这项当时非常先进的编程、调试技术,这成为我今后不断进步的原点。

  学习技能的道路虽然艰辛,也曾迷茫,可是我享受它给我带来的乐趣。“当工人,就要当一个好工人,学技术,就要把技术学精”的信念始终没有动摇过。15年的坚守使我从一名普通的维修电工成长为全公司的维修尖兵。同事们说,这罗昭强神了,不管多疑难的故障,他5分钟就能搞定!可是我知道,就是为了这5分钟,我有过面对一本编程手册枯坐半个月苦思无解的迷茫,也有过在高温的炙烤下蹲守设备、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的摸索。有人对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种疯魔状态不理解。可是我笃信:要想成就和别人不一样的事,就要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人!只要努力付出就会有回报、只要踏踏实实的为企业做贡献,就会有舞台。

  前进的道路上不仅有鲜花,还有困惑和迷茫,在整个大的社会背景下,工人的地位和收入不高,甚至出现没人愿意当工人。我也曾经悄悄去外企应聘。当面试后得知,我明天就来上班,薪资是当时我收入的3倍还不算年底的花红时,我却退缩了,我能离开这片生我养我的热土吗?是长客培养了我,给我平台,给我机会,让我练就了一身本领。钱固然重要,但它不是人一生的全部,隽写奋斗、拼搏篇章,让自己的一生充满挑战和超越才有意义。

  2008年,由于工作出色,厂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昭强,给你转干,当技术人员,只要你同意,其余的事我来办。我又一次陷入了迷茫,转还是不转?我反复思量,着实上了一次大火,最后决定,转!当我来到厂长办公室抬手敲门的时候,我的内心却在拷问我,罗昭强,你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想转干吗?你不是还有那么多的梦想没有实现吗?不是还有那么多想干的事情没有干吗?我放弃了这次机会。人生路上,总会面对站在十字路口的选择,我想只要认准了一条路,坚定地走下去,用智慧和汗水在路边种下种子,这条路就一定会繁花似锦!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在长客一辈子一定要亲手干一回高铁!特别是公司2006年开始引进国外技术制造中国产的动车后,这个梦想愈发强烈。

  2015年,我的梦想实现了,在集团、公司两级领导的支持和策划下,我荣幸成为动车组调试团队中的一员。高铁动车组是现代高端装备的典型代表,我这个新兵蛋子又一次开始了对新知识新技术的求索。

  动车原理图近4000张,逻辑图6000张,各种零部件10万余个,控制技术极其复杂。为了早日掌握技术,我开始了“生吞活剥”式的学习,强行消化这些新知识。从动车组制造的第一道工序当学徒开始,到最后一道工序结束。我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掌握了高铁动车组调试技术。完成了从电工到调试工的蝶变。

  新时代的技能人才“不仅要埋头苦干更要会抬头创新”。我带领大家在工作中融入创新思维,瞄准动车组网络化、智能化技术,针对关键技术组织创新攻关,先后攻克了动车组WTB/MVB网络调试、动车组控制逻辑等关键难题,使我们动车组调试周期和运行品质得到大幅提升。我在央视《大国工匠》的采访中曾经说:“中国高铁实现了领先领跑,我们前面没有路,唯有靠创新开出一条路!”。为了解决生产员中工技能水平跟不上生产需求的矛盾,我研制了“高速动车组调试操作技能实训装置”,培养了大量的高铁发展亟需的调试人才,创造效益4.9亿元,获得15项发明专利和18项实用新型专利,1项美国专利。2012年获得了中国北车科技成果奖,开创了中国北车蓝领技术工人获得科技成果奖的先河并填补国内空白。在这之后,一系列成果的研制成功,为企业延长了产品价值链,提高了产品知名度。2016年10月美国波士顿地铁春田工厂总经理Tiff先生到访我们劳模创新工作室,考察了我发明的智能调试培训装置感慨的说“我走过世界上所有的地铁制造厂,产品和贵厂水平一样的有,但有这套装置的企业仅此一家,我要把设备照片带回去印在招工海报上”。2017年我的劳模创新工作室迎来了第一批美国学生。《Cina Daily》是这样描述的:“1872年9月,30名中国少年从中国出发,中国铁路先驱詹天佑就在其中,145年后,2017年4月,33名来自美国马塞诸塞州春田工厂的员工前往中国长春学习制造地铁。实现百年轮回”。本月10号,我发明的“波士顿地铁调试技能模拟训练设备”将运往美国,签约金额100万美元,开创了中国工人发明创造登陆北美发达国家市场的先河。以这些发明为基础的《高速列车整车调试环境模拟技术及应用》通过了2018年度评审,成为中国高铁、中国中车首个工人获得的国家科技进步奖。

  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线工人,幸运的是赶上了国家改革开放、赶上了高铁大发展,给了技术工人展示才能的舞台和成就梦想的空间,我是在制造高端产品的大平台上练就了本领,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征途上开阔了视野,在为企业创造效益的同时,实现了人生的增值!

  三十年的职业生涯我庆幸我进入了一个好企业、制造了一个好产品、赶上了伟大的新时代!

  技能报国是我们产业工人的责任和使命。企业,是我们践行改革开放、有所成就、报效祖国的舞台。我就是在这个阶梯上一步一个脚印成长为全国技术能手、中华技能大奖、中国中车首席技能专家。

  技能报国,一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我把传技带徒作为最重要的责任,以“劳模创新工作室”为平台,开班传艺,开创了中车长客“黄埔班”的一段佳话,目前“黄埔班”走出了中车资深技能专家6人,专家4人,全国技术能手6人,中央企业技术能手2人,吉林省首席技师6人,多人在省市大赛中摘金夺银。更重要的是这只队伍已经成为企业生产制造中的不可或缺的骨干力量。

  国家越来越开放,民族越来越有自信,我提出了打造国际化工作室的目标,不仅要打造中国高铁工人的“黄埔军校”,更要打造面向国际的“西点军校”,高铁技术工人也要国际化。团队中有一个专业英语八级的同事,问我:“师父,咱们从什么水平开始学呀?”,我说:“咱们工人底子薄,学英语从胎教水平开始!”。

  有人问我:你已经取得了这么多成果为什么还要这么拼?我想说“我在前面开路,能让年轻人少走弯路,尽快成长起来,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职责”!

  我相信,只要对工作无限热爱、牢记小岗位连着大事业,勇于担当,就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朋友们,我们正身处一个伟大的新时代,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解放思想永无止境,改革开放也永无止境。我将以技能报国为己任,大力弘扬劳动精神、劳模精神、工匠精神,全身心地投入到改革开放的实践中,为新时代装备制造业发展贡献我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