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退伍季”,瑟瑟的冷风不断地拽扯春城茂密的树木,叶子零零星星飘落,这场提前而至的寒秋因扛枪的士兵将要卸装远去,凝固了武警长春支队首长和官兵往日热情奔放的笑脸,要么收拾好行装准备踏上征程,要么站在原地,怔怔地目送他人远行。此情此景,对于所有身穿或穿过军装的人而言,难以言表的角色转换令人泪奔、心痛......

  8月31日上午 17℃

  十七中队的官兵整齐地坐在训练场上,与身后一排排运钞货车合影,这是中队指导员刘洋精心策划的退伍老兵告别仪式。作为总队唯一一支担负货币押运特殊任务的中队,停在营区里的每一辆运钞车,如同无言的战友,和官兵一起经历寒来暑往,奔赴四面八方。离别时分,退伍老兵看着这些相处两年的大伙伴,心中的情感如同打翻的染料盘,五味杂陈,难以言说。老兵关新,这位多次执行过货币武装押运任务的小伙子,最后一次捧起中队镌刻着“押运先锋”的牌匾,穿着还未卸下红肩章的军装让文书给他照了一张照片。“生命里多了军旅这两个字,一辈子都无尚光荣。”他在朋友圈里写下这样一句话。此刻,压抑已久离别之情终于在老兵们的朋友圈里瞬间爆发了。

  “兄弟我走了,记得我来过!”

  “若我有一天祖国需要,我召之即回!”

  “永远是你的兵,永远热爱美丽的长春!”

  指导员刘洋端着手机不停地给这些临走的战友们一个个点赞,一句句留言,一遍遍祝愿。此时此刻,支队上下所有留队官兵,不约而同地做着同一件事,而且是那样地真诚。如果有人统计这一天的朋友圈,那么“兄弟”“不舍”和“珍重”,成为最火爆的词语,《送战友》是转发最多的音乐,而刷屏最多的配图和文字,是那一幅幅鲜艳的红肩章,和那句流泪呐喊的:“若有战,召必回!”

  8月31日中午 20℃

  大顶山,海拔400余米,长春市内最高点,常年林木郁郁葱葱、空气清新。因远离市区热闹尘嚣,这里比其他的地方更早迎来秋日的清凉。

  然而,在这样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里,马上要离开部队的二中队战士刘刚正却感觉不到一点舒爽,急得满头大汗,在床头床尾到处翻找,甚至把打好的背囊又掏出来翻了个底朝天,他找不到几天前在支队演讲时的讲稿了。那是支队为退伍老兵专门举行的“学老兵、赞老兵”先进事迹报告会,刘刚正作为特战队员代表被大队党委推选为优秀退伍老兵代表发言。作为多次获总队各项比武殊荣的“奖牌专业户”,摸爬滚打、翻转腾挪对于自幼习武的刘刚正是家常便饭,然而面对支队千名官兵当众发言却是第一次,自然也是最后一次。按照建制序列,刘刚正又是第一个登台,他的压力一下子陡增。为了讲好这次报告,刘刚正不得不和自己一遍遍地较劲儿,修改到深夜,对着镜子练到凌晨。对于这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二十岁小伙而言,站在支队机关的演讲台上,赢得全场官兵热烈的掌声,是他从军两年来最幸福的回忆。然而此刻,他却一下子忘记当时拿着的那张讲稿到哪去了!豆大的汗珠在头上洒落,四周的战友也都急忙翻找起来……

  当刘刚正终于翻出那几张叠得整整齐齐的A4纸时,失而复得的悲喜交织一下子让他忍不住泪水,他又看到上面那段熟悉的文字:“长春支队,我的老部队,两年前我曾经来过,今天却要离开,它像母亲,又像父亲。。。。。我是刘刚正,武警长春支队的兵,一名永远不服输的兵。”

  这一天,武警长春支队五百余位退伍老兵,即将告别北国春城,他们永远与这座英雄城市血脉相融。

  8月31日夜 16℃

  夜深了,风乍起,令将要远行的旅人难以入眠。这是所有退伍老兵在长春的最后一晚,也是和朝夕相处的兄弟们聚在一起诉说离别之情的最后时分。

  退伍老兵刘英斌是支队的新闻报道员,最后的一晚,他选择回到岗位上,打开电脑,一张张翻看着曾经在一线拍摄的照片。那里有春运执勤时在火车站的人山人海中军姿笔直的官兵身影,有魔鬼周比武竞赛中在深山老林间汗流浃背却咬牙奔袭的震撼场面,有长春国际马拉松赛安保任务中树立武警良好形象的忠诚卫士,有永吉丰满救灾一线上不顾生死抢救群众的抗洪英雄,而这其中的许多人,明天就将戴着大红花,向战斗了两年的老部队告别,与兄弟们最后相拥。

  刘英斌一个个寻找着这些熟悉的面孔,他们有些人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一拉溪镇齐腰深的洪水之中,一起向更深更暗的位置搜寻。他们的脸上经常是布满泥水,或者布满汗珠,在巨大的场景中每个人的面孔显得那么小,甚至难以辨识,但是由这群人组成的橄榄绿的洪流,却出现在了这座城市每一个需要他们的地方。

  “听党话、有担当、爱长春”,这句九个字的长春支队队魂,是所有的老兵对两年的军旅生涯将永生铭记。

  9月1日晨 22℃

  长春火车站北广场,天色刚刚透亮,几辆车头悬挂着火红的“欢送老兵”横幅的大客车就齐整驶来。一群头戴大檐帽,背着背包行囊的战士从车上鱼贯而下,整齐列队走入车站。如果不是看到他们军装上已经卸下了标记和帽徽,你甚至会以为他们是要去执行某项重要任务,因为这支队伍依然是那样的整齐划一,步履铿锵。

  但他们是退伍老兵。车站里,头戴白色头盔的纠察已经就位,为退伍老兵的行程护航;武警部队退役士兵中转接待站牌早已立好,为老兵们解决各项出行问题。汤吉顺副支队长提前几日就住到火车站部署工作。而对于老兵最难忘的归乡情景,车站里所有的老百姓投来赞许的眼光,驻足观看这支没有军衔却严整军容的队伍,为这些摘下军徽却依然笔挺军姿的士兵鼓掌、点赞。他们纷纷主动为老兵们让座,让老兵们先进站台。

  此刻,春城人民与子弟兵手牵手、心连心。列车长走下站台,来到官兵当中,主动为老兵们讲解登车各项事宜,与前来送站的干部们亲切地握着手,不住地说着请你们放心、放心。而就在老兵们走入站台的那一刻,他们惊喜地看到,支队长虞超来到了老兵中间,一一同他们握手道别、热情拥抱,与他们亲切交谈,献上祝福;参谋长秦德成反复叮咛他们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要常回来看看;政治部邰忠云主任更是仔细地帮老兵们整理背包,像是父亲在嘱咐远行的孩子……

  支队领导无微不至的关怀,为归乡的老兵们驱散了初秋的寒冷。这一刻,所有的情谊都凝聚在“一路平安”的祝福中。“流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老兵再见,请一定要常回来看看。

  老兵再见,北国春城将是你们频频回眸的眷恋。(通讯员 李思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