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就到家》海报《一点就到家》海报

  许宏宇执导,陈可辛监制,刘昊然、彭昱畅、尹昉领衔主演的《一点就到家》,似乎有些被片名给耽误了。作为国庆档的种子选手,《一点就到家》推迟至10月4日上映,虽然此前部分城市的点映收获不错的口碑,但从首日排片看并不算太理想。随着口碑发酵,《一点就到家》还是有成为黑马的可能的。

  《一点就到家》是一部任务型的主旋律,讲述电商下乡以及乡村全面脱贫的风采。许宏宇与陈可辛的强强联合,将主旋律处理得不着痕迹,把这篇“应试作文”写得青春洋溢、妙趣横生。

  电影首先讲述的是一个乡村版《中国合伙人》的故事,魏晋北(刘昊然 饰)、彭秀兵(彭昱畅 饰)、李绍群(尹昉 饰)这三个年轻人“大闹”云南农村。

  魏晋北是我们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里经常能见到的那类年轻人:有学识,聪明,渴望成功,野心勃勃。但他也急功近利、急于求成,跟风扑上几乎每一个创业风口,都摔下去了。从创业后,他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在经历最近一次创业失败,并亏损掉所有钱时,魏晋北想从高楼跳下一了百了。

  恰巧他遇到了在完成最后一单快递任务,准备回乡创业的北漂快递员彭秀兵。真挚热情的彭秀兵阴差阳错“救”了魏晋北,并拉着他回到他云南的乡下老家黄路村。

  村民们世代以种植普洱茶为生。但因为茶叶收购价格不高,年轻人基本走光了,黄路村慢慢颓废下去。村里的“异类”少年李绍群反其道而行之,种起了咖啡。虽然不被父亲和其他村民所理解,李绍群也不改其志。

  三个年轻人在走弯路后,一拍即合携手开启创业之旅,他们明白了电商下乡,不仅仅是把城里面的东西卖到农村来,也是要把农村的东西卖出去。魏晋北实现他的电商梦,彭秀兵实现他的物流梦,李绍群实现他的中国咖啡梦。 导演聪明的地方在于,在这个创业故事背后,他结合了其他多种类型叙事,让电影尽可能地丰富饱满起来。

  比如《一点就到家》也是一个青春故事。刘昊然、彭昱畅、尹昉三个有实力且路人缘颇佳的年轻演员凑一块,本身就是很养眼、很有想象力的图景。而电影中,许宏宇又通过大量有趣有活力的细节,激活他们彼此之间的化学反应,溢出屏幕的是青春的活力、热情、灵性与可爱,上了年纪的观众看了估计都要感慨:年轻真是太好了。

  还要佩服的是电影的节奏、风格与剪辑。许宏宇是资深剪辑师出身,此前他执导的电影《喜欢你》与网剧《穿越火线》,其鲜活灵动的视听语言令人印象深刻。在《一点就到家》这样的青春故事里,许宏宇的技巧充分得到施展。色彩运用上流光溢彩,加入的一些漫画式画面,体现了导演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剪辑的跳跃迅捷俏皮,节奏飞一般的流畅顺滑。配合电影诸多诙谐幽默的细节,《一点就到家》给人一种神清气爽之感,观看体验甚佳。

  《一点就到家》也是一个成长故事。这集中体现在魏晋北身上。三个小伙子有过一次激烈的冲突,并短暂散伙。面对咖啡经销商(谭卓 饰)高价开出的收购条件——不能种普洱咖啡,只能种植经销商的咖啡,魏晋北同意了,因为他迫切需要成功一次。但这遭到李绍群和彭秀兵的反对,经销商的买断不仅意味着普洱咖啡消失,也意味着彭秀兵帮村人改变命运的希望落空了。

  结局不难猜,魏晋北放弃更容易走的路,与伙伴们一起选择更正确的路。他以前都是往风口赶,他第一回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而从李绍群与父亲的冲突,我们也可以看到现代与传统价值观之间的冲突;电影英文名Coffee or Tea?,是种植咖啡还是茶叶,是选择电商还是集市,这背后也揭示了现代化进入农村后,对传统生活与交际方式的冲击。对于此,《一点就到家》采取的是一种乐观豁达的态度:选择现代并不是对抗传统,美美与共的同时也接受某些东西慢慢退出历史舞台。

  《一点就到家》的不足也正在于此,它是一部乐观、理想化得过于简单、过于想当然的电影。

  就比如他们的创业之路,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困难,就这样很顺地走下来了。试想一下,要是李绍群没有种植咖啡,或者他种植的咖啡很普通呢?可见,电影中的电商下乡并没有太大的普适性,这个故事的选择性太强,观众看了千万不要脑子发热,以为自己回乡创业也一定能成功。

  年轻人“回乡”,是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影视创作中的常见主题。这类“回乡”创作,更多是传递一种“小确幸”的价值理念,告诉年轻人:你在城市里找寻不到的东西,回乡就能找到了。《一点就到家》也没能免俗,魏晋北在北京染了一堆大城市病,回到乡下就好了。

  把城乡对立起来,把乡村美化成世外桃源或乡愁之地,是很粗浅的,也带有很强的蒙蔽性。城市有城市不可取代的优势,乡村有乡村的好,但为什么人口流动的大趋势还是往城市走?这些“回乡”电影里从来不会告诉观众,农村的孩子到哪上学,老人去哪里看病。遮蔽现实问题的美化,可能产生误导效果,也无助于这些难题的真正解决。我们鼓励和支持年轻人回去建设家乡,但也别忘了从制度层面进一步均衡城乡资源。

  当然,这些是我们对《一点就到家》提出的更高要求。《一点就到家》的拍摄周期就一个多月时间,剧本是边拍边完善的,有灵光乍现,缺乏深度思考。它无法成为杰作,但作为一部轻松励志减压的快消电影,还是绰绰有余的。

  (从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