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2020年开学典礼全体师生合影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2020年开学典礼全体师生合影

  “今天是个大日子,因为温影是上海高校中率先开学的学院,我们一起为自己鼓个掌。”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执行院长蒋为民在致辞中,把本届开学称为“来之不易的胜利”。

  2020年9月2日上午,沉寂了半年之久的上海大学校园终于迎来了新生。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率先开学,院长贾樟柯、执行院长蒋为民、教学副院长迪恩·伯恩思及教学部各专业系主任出席了开学典礼。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2020年开学典礼全体师生合影

  “我们还顽强地跟世界在接触”

  疫情给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2020年招生带来了巨大冲击,但在此影响下,今年仍然迎来了124位新生。作为疫情后首批踏入校园的新生,学生们对开学仪式充满了热情。当贾樟柯院长出现在教学楼前,同学们情不自禁地鼓掌欢呼。

  贾樟柯在本次开学典礼上,发表了近半小时的演讲。作为给这届学生们的“开学第一课”,院长贾樟柯选择从疫情和电影的关系带着学生们开始进入对电影的思考。“今年我们共同经历这场席卷全球的公共事件,疫情对产业打击巨大,但现在产业的开始恢复,电影市场又开始蓬勃,创作者借由这个契机可以如此清醒的思考我们从事的行业。”

  作为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的院长,他怀着百感交集的心情。回溯过去几个月给大家上网课的经历,和在疫情中与同学们交流全新认识世界的角度,贾樟柯说,“过去没有意识到,因为生活在上海,你轻而易举可以见到国际友人,而世界因为疫情中断,才意识到了电影在一切产业中,是最具全球化的产业之一。”

  再次回到校园,他认为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和“疫情后一代”的电影人们同坐在此,未来一同学习和讨论电影,“作为中外办学的温影,我们开学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外部世界交流的大门可能在关上,但我们没有,我们顽强地跟世界在接触。”贾樟柯说。 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院长贾樟柯

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院长贾樟柯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院长贾樟柯
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教学副院长Dean Burns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教学副院长Dean Burns

  教学副院长Dean Burns向大家介绍了温影在过去四年,毕业生们已参与了153部影视游戏作品。温影一直坚持致力于为上海蓬勃发展的影视产业输送专业的影视人才。疫情后的数据也在说明,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疫情虽然给产业带来了致命的打击,但影视行业已经在复苏,中国电影票房比去年同期增长19%。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执行院长蒋为民

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执行院长蒋为民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执行院长蒋为民

  蒋为民院长则在开学典礼上回顾,在过去七个月里,所经历的过担心、迷茫甚至恐惧,“但是今天终于可以重新回到校园,继续走在共同学习电影的路上。这是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开学典礼上,教学副院长Dean向新生介绍了未来各个专业学习的系主任和老师们,包括电影制作专业的Stephen、3D动画的Shawn、化妆专业的Jason、表演专业的Lawrence、声音设计的Ray、编剧专业的Dean和游戏设计的Nat等。

  截止到目前,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的校友,共计有461名毕业生,94人次参与电影与网大70部,26人次参与电视剧与网剧19部,17人次参与动画作品14部,16人次参与游戏14部,参与创作的影视作品国内市场票房总计367亿人民币,全球市场票房总计457亿人民币。

  “我们知道未来不应该怎样”

  贾樟柯院长在致辞中,和同学们真诚交流他的创作经验和遇到的困难。在疫情到来的几个月,让人们意识到了电影的重要性,也让电影创作者重新审视从事的艺术和行业,这几个月贾樟柯的最新作品也在经历重要的后期阶段,而工作人员遍布世界各地。

  “疫情让我们意识到,电影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产业。虽然我们遭遇社交封闭,航班中断,但我们依旧要坚持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来共同完成一部作品,共同分享彼此的创意。”他表示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作为一个培养电影未来性人才的高校,其实培养了学生们在应对困难时克服阻碍的能力。贾樟柯发言中

贾樟柯发言中贾樟柯发言中

  贾樟柯在发言中特别提到,疫情让我们经历了危机,重新理解了人性和所处的社会,意识到了人类的脆弱,但同时也看到了人的力量和中国人的自律。“我们有那么多的抱薪人、吹哨人。电影人也是吹哨人,肩负着告诉世界发生什么的使命。”

  贾樟柯把这一届前来学习电影的新生称为“疫情后的一代”, “今天,我们正式开启了一个新的仪式。作为真正疫情后的一代,无论什么成长背景和原因来学习电影,但一定是因为隐隐约约有话想讲,找到了电影这个表达渠道。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你们开学了。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的未来会怎样,但我们知道未来不应该怎样。”

  谈到电影的未来,贾樟柯并不悲观,“疫情期间,电影院全部关闭。在过去,我们选择看电影的方式轻而易举,手机、网络、电影院,投影灯,我们对电影终端的放映习惯了。直到了,我们无法肩并肩坐在一起哭笑的观赏时刻,才意识到电影院是彼此理解和团结的广场,它天然的属性就是聚集。为了人类不至于分散在各处,我们聚集起力量,发明了电影。这场疫情带给我们打击和理解是全方位的,但同时让我们经历没有电影的日子而更加热爱电影!”

  (记者:陈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