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讯 一身白色连衣裙,袁泉坐在那里,说话轻轻地,老掉牙的那句“文艺范”立马又浮现在脑海中。因为《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袁泉重新被大众认识,也因为此,每次采访她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唐晶”。

  包括这次的《风再起时》,她扮演一位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高干之女,何晓莺。发布会上,主持人就问,“何晓莺和唐晶有什么区别?” 袁泉说,这种问题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回答,“(因为)每一个角色的DNA是完全不同的。”

  事实上,《我的前半生》之后,袁泉一共只接了两部戏。她说并非是自己挑,而是现在有了家庭和孩子,总要协调家庭的时间。并且,唐晶火了之后,找来的多数是雷同的职场戏,剧本之外,袁泉坦言自己内心也有一定的需求。

  “比如说,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我会经常回想起在我小时候他们年轻时的那个样子,会希望可以多陪伴他们,”袁泉说,“有时候在家里收拾那些老东西的时候,比如说老照片,我就会很感慨,在我生命的这一阶段,我突然觉得,我真的很想回到80年代、90年代,想再去重新过一次。”

  《风再起时》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袁泉回忆在拍摄80年代戏份的时候,看着工厂工人下班,她一度有些晃神。她想起小时候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爸爸的车骑得非常的稳,打盹的时候完全不用去担心会不会掉下来。”

  很多人说袁泉大器晚成。其实,大学期间,袁泉就参演了很多电影,并拿下了当时仍广受认可的多个电影奖项。以至于现在,她都很感念那个时候,认为“(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干扰,有一个让你很安心的去演戏的环境。”之后,袁泉醉心于话剧表演,加上身体原因,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和大众视线保持着距离。

  《我的前半生》后,还有一种声音,认为袁泉是当下最被低估的女演员之一。“如果你真的好,大家是会看得到的;如果你做的不够好,那大家也能看得到。”袁泉说,“我也是到40岁的时候才等来了唐晶。在唐晶之后,有很多人说我曾经“被低估”,我并没有这么觉得,因为我并不是每一个角色都做得那么地好。”

  为什么会选择《风再起时》?

  “想重返80年代 那是我最快乐的童年时代”

  新浪娱乐:《我的前半生》之后,你接戏都很谨慎,为什么会选择《风再起时》?

  袁泉:我记得第一次看到剧本大纲,就心想说:“啊!终于有一个80年代的戏来找我!”我一直特别向往重返80年代,那是我最快乐的童年的时代。

  袁泉《风再起时》海报袁泉《风再起时》海报

  新浪娱乐:说到那个年代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袁泉:那个年代的话,首先我会想到我年轻的爸爸妈妈,然后会想到我们那个温暖的、很小很小的小房子,会想到放学之后所有的孩子撒丫子在街上跑,我会想到周末的时候跟家人一起到公园里,就像今天我们在公园里看到的一样,今天会有那种现代的帐篷,当年没有,我们是一块塑料布,会带上妈妈做的酱牛肉,一些水果,跟家人朋友们一块野餐,那都是我童年特别美好的记忆。

  新浪娱乐:听你这么描述,感觉整个画面都是闪着光的。

  袁泉:对啊,所以我当时一看,我说,“啊!终于有80年代的戏来找我,我要接下。”

  新浪娱乐:真正演下来,看到那么多熟悉的物件,会不会怀念之外也会有一些些感伤?

  袁泉:对,很怀念,也会觉得属于那个时代的气息真的离我们已经很远了。

  新浪娱乐:不仅是在片场,生活中也会有这种感慨吗?

  袁泉:拍戏的时候,现场有一些老家具,一些陈设、环境。我们这个戏里有那种很大的场面,就是当年国营大厂下班之后,所有人骑着自行车回家,那个场面。当时那场戏没有我,但是我在监视器后面看的时候,就很感动,会有很多关于那个年代的记忆。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的车,都是自行车,我爸爸的车骑的非常稳,小时候坐在爸爸自行车后座上打盹,完全不用去担心会不会掉下去。

  新浪娱乐:这次扮演的角色恰好是父母那一辈,你觉得那个时代的人有什么样的特质?

  袁泉:那个年代的创业者们,还没有今天这么多物质生活的吸引,我觉得他们真的都是充满了理想。可能从精神层面,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更多。我和陆毅[微博][微博]的角色都是转业的军人,退伍之后他们要面临一个新的选择。在那样一个时代,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人一生当中能碰到几个这种“从头开始”,这真的是需要勇气和牺牲的。

  袁泉《风再起时》剧照袁泉《风再起时》剧照

  新浪娱乐:对,这种“从头开始”的体验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一辈子遇到一次就已经很铭心刻骨了。

  袁泉:对,但是这个角色身上有两次,一次是退伍之后,第二次是在离婚之后。这个角色身上有我特别感动的地方,她始终有一个信念,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她会默默的去反省自己,默默的去努力,调整自己,最终成为了她想成为的那个人。

  新浪娱乐:这种性格活下来应该也挺累的。为什么老是在反省自己?

  袁泉:会很辛苦。我觉得可能是对他们那一代人来讲,社会变化太大了,短短的十年当中,整个生活,包括你对职业的选择,你的价值观,都受到很大的冲击。你要如何在这种大潮当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这个是不容易的。

  新浪娱乐:说回这种“从头开始”的体验,从小到大,你生活中有过这种相似的体验吗?

  袁泉:好像没有。我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有时候会觉得,那时候跟生活在当代是完全不同的,当代有当代的压力,有需要面对的。但是,在那个年代,我觉得她可以选择勇敢的去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该放掉的放掉,我想要成为什么样子,我就从零开始努力。这份勇气很打动我。

  接戏标准?

  “剧本是一方面,我内心也有某种需求”

  新浪娱乐:《我的前半生》之后选择越来越多,你一般怎么取舍?

  袁泉:《前半生》之后我一共就接了两部戏。在那之后,可能找我的职场戏会比较多,但正好那个时候就特别期望能够演到这种怀旧题材的戏。其实,演员每次在选择剧本的时候,除了剧本本身之外,他可能还有自己内心的某种需求。

  新浪娱乐:你现在的需求是什么?

  袁泉:比如说,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我会经常回想起在我小时候他们年轻时的那个样子,会希望可以多陪伴他们。有时候在家里收拾那些老东西的时候,比如说老照片,我就会很有感慨。在我生命的这一阶段,我突然觉得,我真的很想回到80年代、90年代,想再去重新过一次。

  新浪娱乐:这次算是了了心中的小愿望。

  袁泉:好像还没过瘾。80年代、90年代在我的记忆里真的是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新浪娱乐:所以接下来还期望再在那个时代里过一回?

  袁泉:对,如果还能有那样的剧本的话。

  新浪娱乐:刚才说到《前半生》之后只接了两部戏,是不是也是自己要求比较高,所以要挑剔一些?

  袁泉:这个要怎么说……其实并没有那么的挑剔,只是(而且)现在这个阶段我确实没有办法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一年当中工作的时间也就那么几个月。

  新浪娱乐:大部分的时间要留给家庭?

  袁泉:对。所以可能还要碰运气,比如正好你有时间的时候有什么戏,要在这个可选的范围当中去选择。

  被低估的女演员?

  “怀念刚入行的时候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被低估”

  新浪娱乐:大家提到你,包括我自己,首先想到的就是文艺范儿。你之前在采访中也说它只是一个标签,你自己怎么看待这种标签?

  袁泉:也没有范儿啊,(笑)生活中就是比较真实的样子。标签的话,其实不管你如何看待,你也会被贴上标签,所以我没有什么看法。有的时候,身在一个游戏规则当中,你需要去适应,你需要去排除干扰,把自己该演的戏演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袁泉写真袁泉写真

  新浪娱乐:你拍戏比较早,之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就拍了不少电影,还拿了很多奖项。现在回头看看,你会怀念那个时代吗?

  袁泉:我觉得那个时代作为演员还挺幸福的。(新浪娱乐:怎么说?)就是还能有一个让你很安心的去演戏的环境。现在可能干扰会比较多一些,所以现在的年轻演员非常不容易。

  新浪娱乐:对,当下大家对演技、对流量的批评都蛮严厉的。

  袁泉:完全是另外一个气氛,所以我还挺怀念我们刚入行的那个时候。

  新浪娱乐:有没有哪一部戏,或者像哪一位导演让你至今印象深刻?

  袁泉:我合作过的好多导演,像我第一部电影的导演滕文骥导演(《春天的狂想》),彭小莲导演(《上海伦巴》)。这都是我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当时就有这样的魄力去用一个完全没有演戏经验的新人。还有霍建起导演(《蓝色爱情》)、杨亚洲导演(《美丽的大脚》),之后拍电视剧,张建栋导演(《完美》),到这几年拍的这些戏,我成长道路上真的碰到了很多的良师益友。

  新浪娱乐:《我的前半生》之后,有一种声音是说,袁泉是中国最被低估的女演员之一。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袁泉:没有人会高估你或者低估你,你是什么样子,大家会根据你所塑造出来的角色来判断,或者来选择你是一个什么样价值的演员。我觉得其实并不存在“低估”或者是“高估”。如果你真的好,大家是会看得到的;如果你做得不够好,那大家也能看得到。

  袁泉《我的前半生》剧照袁泉《我的前半生》剧照

  新浪娱乐: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思考?

  袁泉:我觉得其实很难做到每一部戏都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很难的。我也是到40岁的时候才等来了唐晶。在唐晶之后,有很多人说我曾经“被低估”,我并没有这么觉得,因为我并不是每一个角色都做得那么地好。等到终于有一天你做好了,被观众看到了,这很正常。(安东/文 王赐安/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