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凡的戏,细节见功力。

  《江湖儿女》故事跨越长达17年,女主角巧巧可以通过发型、妆容、穿衣风格来辅助表演,展现年龄的差异感;而斌哥17年来的人生磨难,都写在一张麻木而沧桑的脸上,融进他血管阻塞歪斜着的身子里。他蓬乱的胡须丛中有星星点点的斑白,两次挣扎着想在昔日的马仔面前站起,却摔了个人仰马翻,青筋暴起。和赵涛的关键对手戏,更被贾樟柯形容为“电光石火”般的演技。

  廖凡从来不是个爱描述自己多么下苦功的演员,他早就说过,那些都是应该的。这次的《江湖儿女》,我们通过贾导和廖凡的讲述侧面了解到,廖凡跟着山西话剧院老师的录音苦练了三个月山西话,现在已经到了融会贯通、可以聊天的程度,去小餐馆里点上一碗面,没人会问他是哪个地方来的。他还跑到医院观察脑溢血患者的日常起居,这才将一个半身不遂的落魄大哥演得活灵活现。在街头被混混围殴那场戏,廖凡都是本人亲自挨打,拳拳到肉,脑袋被人揪住往车盖上死命磕。

  银幕之外,廖凡是低调而神秘的,在社交网络上看不到他现实生活的一面。前段时间他好不容易接了一回地气,跟彭于晏一起到《创造101》决赛现场比心卖萌、宣传电影,却被网友调侃是一脸的被逼无奈。对此廖凡幽默回应道:我很神秘吗?我天天在外面溜达,也没有狗仔拍照啊,没有人认识我!我还以为我走的是偶像派路线呢……

  贾导很惯着我这个“新人”,他说我的山西话已经四级了

  新浪娱乐:片名叫“江湖儿女”,究竟谁是江湖人也是片中您和巧巧经常争执的话题。您觉得到底什么是江湖,斌哥和巧巧到底谁在江湖?

  廖凡:争执是无意义的,因为他们身处的环境是江湖,他们身在其中,不管你是接受也好,还是排斥也好,都是身不由己的在这。有的时候你可能是主动的,有的时候你是迫不得已被裹挟的。

  新浪娱乐:身为柏林影帝,跟着《江湖儿女》去参加戛纳角逐,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自己有没有期待过再拿一次影帝?

  廖凡:我觉得没人关注这事儿了吧。因为是跟着电影去,更多的是在意这个电影会不会被外国的朋友接受,但是我想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电影虽然说的是男女之间的情感,但实际上还是在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

  当然导演在这其中也设置了很多跟这个时代变化有关系的符号。比如说高铁,比如说报纸,有很多,但是前提是说你得对这个时代的变化有非常清晰的认识,那可能对于外国的观众来说这个稍微有点(难)。

  新浪娱乐:这部电影时间跨度长达17年,你在造型和表演上有什么区分的方法?

  廖凡:那当然是有的。从剧本的角度,包括剧情的设置,这个人的境地变化,时空的改变,都有很明显的区别。斌哥的故事分了三个部分,年轻,落寞,到后期的更加落寞。表演的时候,只要跟着这个剧情的节奏,跟着它的发展给它表达出来,就不需要再去添加更多了。

  新浪娱乐:拍摄时是按照前后时间顺序来拍的吗?毕竟前后状态是很不一样的。

  廖凡:是尽量按照时间顺序来拍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这样,甚至场次的顺序都是经常按照前后顺序。

  新浪娱乐:山西话是怎么学的?演戏时讲方言对你是否有难度?

  廖凡:作为一种新的尝试其实都会有挑战。但是很好玩,因为方言它会有态度,会让你迅速地进到贾樟柯导演的电影世界。要是时间允许的话,当然最好的方式是你能去体验生活,还在那多待一阵子。但是时间可能不太够,所以我们选择的是听录音的方式。

  新浪娱乐:如果说的不标准,贾导或赵涛会帮你纠正吗?

  廖凡:不会,我觉得贾导挺惯着我的。尤其是我作为一个“新人”——我是新人,因为他的团队已经非常的固定,很有默契,和他已经合作了好几个电影。那么我去的时候,他专门为我准备了一次剧本朗读会,和赵涛,包括几位副导演代替剧中其他的人物,用山西话读这个剧本,读了好几天。

  我记得拍第一场戏他就说,你的这个山西话已经到四级了,完全可以了,不用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因为我跟他第一次见面,除了聊了一些故事之外,剩下的都是在聊如何学习山西话。

  新浪娱乐:所以您作为“新人”融入得还是比较快的。

  廖凡:就像我跟贾导见面一样,虽然我们俩都不认识,但是一见如故。

  贾导在片场对演员很动情,和导演夫人演爱情戏无压力

  新浪娱乐:贾樟柯在采访中形容你和赵涛老师这次的表演是“雷电交加”,能互相激发,比如小宾馆那场戏,当时拍摄的另一条情感更饱满,但导演选择了比较克制的一条。当时情况是怎样的?

  廖凡:这种感觉很微妙,作为演员来说,其实这种感觉很幸福。就像咱们俩在这做采访,我们有一个规定情境,我知道你要提问,我要接受。可能台词都是固定的,机位也都是固定的,但是两个人就一问一答,一来一去,非常的严丝合缝,然后又是那么地充满情感。

  (所以演着演着就哭了?)不是演着演着就哭了,反正情绪比较……饱满吧。然后拍完之后,我记得导演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明显地感觉到他很动情。演员嘛总要第一时间获得导演的(反馈),贾导就对赵涛和我分别很动情。

  然后他迅速地就进入到工作状态,问,“咱们的胶片还有多少?”因为那场戏很长,第一遍下来有八分钟,牵扯到整本的胶片。现场的副导演说我们带的不是那么的多,他说为什么?演员的情绪非常好!

  那会儿一直在下大雨,特别符合情境,雨声不是后期加的。雨不停地在下,就马上通知驻地,说往这边送胶片需要两个小时,他就很焦虑。他说,“这个时候(演员)这么默契,这么饱满,你们这个胶片卡在这,不专业了!”但是又转过头来,(非常动情地)跟我们说话,你知道那种感觉是非常……哈哈!他对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克制。

  新浪娱乐:您对赵涛总体印象如何?

  廖凡:特别优秀,而且看她在片中的造型,第一阶段和《任逍遥》里面的造型应该是一样的。我们都觉得让人很感慨,觉得作为贾樟柯电影当中的一个符号,几乎所有电影里都有出现。我就会想到《任逍遥》,想到《三峡好人》,《山河故人》,再到《江湖儿女》,能看到一个演员的创作轨迹。

  那是一种态度,就像贾导很多电影里有歌曲,有熟悉的音乐舞蹈,你马上就会就迅速地进入情境。

  新浪娱乐:这次全片用了6种摄影器材拍摄,那是不是表演方式也有微妙区分?比如用胶片拍长镜头的机会是很有限的,不能浪费。

  廖凡:看来你对拍电影还挺了解。早年拍电影确实是比较看重胶片的数量,而且会变成一种压力,他们说笑话说,你拍到第三条的时候制片主任就会站到摄影机后面了。现在的器材就不存在这种压力了。

  新浪娱乐:那跟导演的夫人演爱情戏有压力嘛?

  廖凡:应该没有压力,导演都没有压力,我有什么压力嘛!

  新浪娱乐:片中斌哥是个港片控,他的言行举止也受了港片影响,你会看看港片找演大哥的感觉吗?

  廖凡:我觉得倒是没必要,我觉得大哥在我的印象当中好像不是那样的人。(演大哥无压力?)其实斌哥这个角色在贾樟柯导演之前的电影就有出现,比如《任逍遥》,《三峡好人》,里边都有,也是巧巧去三峡大坝找斌哥,《三峡好人》里还在三峡大坝的前景处跳了一支交谊舞。那个演得很好,非常收敛、克制,很朴素。不是说大哥就一定要怎么样。

  街头群殴是都真挨打,斌哥这个男人其实不“渣”

  新浪娱乐:贾樟柯导演在国际影坛已经很有名气,但他拍的还是家乡的故事,还是坚持用非常朴素的现实主义风格,您怎么看他的这种坚持?

  廖凡:有很多优秀的导演,他一生都只拍一个主题,而且会不断去拍这个主题,直到自己满意为止,我觉得很棒,并不冲突。

  新浪娱乐:《师父》和《邪不压正》里你都是一个武功高手,《江湖女儿》里那场打戏也很精彩,拳拳到肉,很真实。这几部电影的打法有什么不同,《江湖儿女》是否要“忘掉”原本的练的功夫?

  廖凡:问题问得好,我确实都想不起来以前的功夫了……只有被挨打的份儿了。其实演挨打也很难,尤其是脑袋往那车盖子上撞,撞了很多次。(是真撞?)撞肯定是得真撞,但盖子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做了一个加厚,是软的。但是要往上磕那么十几下也不太舒服。

  新浪娱乐:《白日焰火》《心理罪》《江湖女儿》,每一次你都有跳舞的戏,这真是巧合吗?

  廖凡:肯定不是选择的时候有跳舞戏我才选,都是导演的要求,原来剧本里就有。我觉得是一个生活的常态,是电影故事当中的生活细节。

  新浪娱乐:巧巧顶替斌哥去坐牢,但是出来以后斌哥一直躲避她,有的观众会说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点渣。您怎么看?

  廖凡:对,肯定会有,现在就会有观众看完说,这个男的挺渣的。就是表达和理解的不同方式吧,在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理解,也是说斌哥是渣男的观众过几年再看,会觉得这个人物挺可爱的。我挺欣赏斌哥身上你们所谓的那种绝情和无情的。

  新浪娱乐:倒是巧巧表现得更有韧性一些,您觉得这其中有导演对男女关系的反思吗?

  廖凡:对,在这个电影当中赵涛饰演的这个女性有非常顽强的生命力,非常的坚韧,非常有情义。我们这个电影说到底,两个人起起落落,分分合合,其实他们两个最后生活的都不太如意,但还是割舍不下最初的那份情义。

  新浪娱乐:最后斌哥脑出血瘫痪了,半个身子动不了,你怎么演出那个状态的?尤其在巧姐家和在棋牌室里摔倒那两场,脸都憋红了。

  廖凡:动不了就是那样,可能真正的脑梗病人要更严重,活动受限得会更更明显。之前我会去康复医院去接触过这些患者,看他们这些日常起居。

  新浪娱乐:贾导有没有说过为何邀请这么多大导演来客串?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来剧组拍戏的?尤其还有和你保持合作的刁亦男导演。

  廖凡:他们都非常乐于做一次友情演出,当然他们本身也是非常优秀的演员。(不过他们出场的时候斌哥大多不在?)有的在,有的不在。

  网友表情包打开了我的另一面,在外面溜达没人认识我

  新浪娱乐:《邪不压正》上映后网友做了很多你的表情包,比如芒果精、Iphone X头帘……你自己有看到吗?怎么看网友的娱乐精神?

  廖凡:嗯……能够让我发现我自己没有发现的另外一面。

  新浪娱乐:说您像朱元璋那个梗是最好笑的地方之一,最初剧本里就有吗?谁发现您像朱元璋这件事的?

  廖凡:这个其实它有渊源,就是在我们拍《让子弹飞》的时候,张麻子进城有通缉令,画他的像其实是和这个太祖的画像是相同的,只不过是有些改变。然后这一回呢也加了胡子,让我跟这个人物更贴近一点了。(可是真的很像呀。)没有,还有比我更像的呢。

  新浪娱乐:你演的绝大部分角色都有点硬汉、亦正亦邪的感觉,没有纯粹的好人恶人之说。所以你在挑选剧本时会特别注意角色的复杂性吗?你会因为角色不够好,而放弃一个可能会很火的大IP项目吗?

  廖凡:生活中有纯粹的好人和纯粹的坏人吗?大IP就不会找我了,大IP是古装玄幻穿越那种……找我的时候再说吧。

  新浪娱乐:会不会担心说可能就以后只能演硬汉角色了,毕竟您以前也是演过都市爱情片的……

  廖凡:嗯,我应该再演几个都市爱情片。

  新浪娱乐:您除了拍戏之外,给人感觉都很神秘,为何不像其他艺人那样喜欢分享生活日常?

  廖凡:神秘吗?我天天在这附近溜达呀,也没有狗仔拍照啊……我的业余生活就是正常,普通人的生活。我经常在那个机场候机楼来回走,都没人认识我。

  新浪娱乐:后悔没有走偶像派路线嘛?

  廖凡:我以为我走的就是偶像派路线啊!

  新浪娱乐:前段时间为宣传《邪不压正》上了一次《创造101》,有网友说您是为电影破例了。上综艺感觉如何?今后还有机会的话,会考虑接触更多综艺吗?

  廖凡:你看,只有偶像才能上101现场的。我也不是不爱上综艺节目,是我去到那个综艺节目,我觉得我不是人家最想看的。在那个直播现场,在线观众还是想看选手的,谁去当个嘉宾,大家并不关注。综艺其实也有很多,上不上就分时候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