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找到屋檐上和屋檐下两个世界,确实是《邪不压正》的绝佳切入点。

  屋檐上的世界虚虚实实,让“复仇”这个传统的命题,有了一些哲学思辨意味,所谓仇恨,究竟是当中的冤无法得直,还是当时的你让后来的你都无法面对呢?

  这个顶层设计,把整部电影都晕染在一个写意的氛围里,于是它再怎么玩起来闹起来都不为过了,氛围先行,就好比我提前告诉你这是个行为艺术了,你自然更容易接受它的不常规。这也是《邪不压正》比“北洋三部曲”前两部更舒服的地方,没有拿着劲儿,放松了不少。所以里面的许多抖机灵都显得可爱了许多,以前姜文导演作品的台词密集量会让我没有耐心,觉得那是一种过分的倾诉欲,这次依然有大段密集充血(是真的,我看到廖凡额头都爆青筋了)台词,但节奏轻快了很多,flow顺了。

  屋檐之下当然就是复仇故事的本体了,但早已经不是张北海的那个。

  张北海写的是武侠,诉的是对“老北京最好的日子”的衷肠,他理想的导演是胡金铨,他心仪的卡司有葛优和陈道明。

  可《邪不压正》是姜文的,张北海希望葛优和陈道明去演的那两个角色,压根儿也没有,而是把部分的功能划到了姜文饰演的蓝青峰上。在姜文的设计里,蓝青峰不仅是李天然背景的关键,也是中、美、日三种力量在北平的核心点,比起张北海推荐他演的只有一场戏的张自忠,姜文可是过足了戏瘾。

  在姜文的再创作里,《邪不压正》没有过多地去说“侠”,讨论更多的是正与邪的错位。

  一开头就把传统武侠小说藏着掖着的大侠往事爆了出来,人物关系,幕后的力量分布,全都给了观众,也在人物之间早早摊牌了,造成的困难是,后面得有更刺激的。但坦诚地说,后面没有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