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奔跑吧》
《高能少年团2》《高能少年团2》

  如今,“综N代”似乎并非什么值得骄傲的标签。外界对其的判定多数离不开“疲软”、“没新意”,很多节目深陷“三季被砍”魔咒,其中户外真人秀节目从2014年的23档,2015的46档,再到2017年不足50档,该类型整体数量虽然已经从跟风式喷涌到趋于稳定,但在此期间,不少户外真人秀也因同质化严重、内容缺乏创新,在做了一两季后便销声匿迹。

  户外真人秀应当如何突破?“综N代”该如何改变审美疲劳的尴尬?在“正能量”的导向之下,真人秀又应当如何兼具可看性?新京报专访《奔跑吧2》总导演姚译添,《高能少年团》制片人马进,分别从老牌“综N代”和新“综N代”的角度揭秘一档户外真人秀保持高收视的原因。

  主题正能量

  更有价值和人情味

  从由游戏堆砌、比拼嘉宾谋略的纯明星户外竞技,到以剧情为主、传播温情的“正能量”星素真人秀,无论是老牌“综N代”还是新“综N代”,都在不约而同进行主题上的蜕变。然而也有观众质疑,户外真人秀好像变得不好玩了。对于如何兼具“正能量”和可看性,节目组各有不同的方法。

  《奔跑吧2》

  姚译添说, “作为一档做了六季的节目,我们不想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只是很好笑。如果能让大家看到正面引导,即便可看性减弱,但对节目本身来说,会更有价值和人情味。”

  姚译添表示,一季节目他们需要想出近百个主题,筛选出十几个可行方案,节目组工作人员会参与投票,“有些热点现象非常有意思,但我们也要考虑能否设计游戏环节来体现主题内涵。很多主题因为可行性不佳只能放弃。”本季首期的“跑进联合国”便足够有想象空间,因为联合国在此之前从未和任何国内的电视节目合作过,观众对这个重要机构也非常感兴趣。“虽然和联合国的协商过程非常艰难,我们写了好多策划书,经常半夜给他们打好几个小时的电话,他们也会对节目提出很多要求。但最终播出效果还是很好的。”姚译添表示。

  《高能少年团2》

  马进表示,“以往很多综艺都像游戏拼盘,让明星完成任务,做一些包袱,就挺有趣的。但综艺节目不应该是大家笑过之后就忘记了。你看真正能让观众记住的真人秀,一定有能触动大家的内容。所以这一季我们将‘绿水青山’和‘人文关怀’作为大主题,想试着从中挖掘一些更有价值的内容。”

  《高能少年团2》这一季节目只有12期,但节目组却提前设想了近50个主题方向,最后筛选出12个与当下热点,例如环保、扶贫、致敬基层劳动者最贴近且可行性最高的主题,“我们的录制地主要还是集中在国内,因为我想让节目更接地气,能更深入到中国普通的基层大众。加上民族的人文关怀和自然风光,可能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星素结合

  让素人发挥自己的专长

  星素结合是目前综艺中最常见的表现形式,诸多户外真人秀也开始从全明星阵容,变为加入素人嘉宾。但由于大多数素人没有镜头感、不懂得综艺法则,一些综艺加入素人的方式也过于表面化,以至于很多素人在节目里显得格格不入,甚至沦为背景板。

  《奔跑吧2》

  姚译添表示,《奔跑吧2》在选择素人时,大多数是根据主题来挑选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士。例如在维也纳拍卖男子气概的游戏环节中,节目组请来专业拍卖师以及健身教练;当明星需要学习划龙舟,节目组便邀请专业教练、体育运动员和龙舟爱好者参与,“当素人做擅长领域内的事情时,他们会和主题非常贴合。其次他们在游戏中也会非常有参与感。”

  但对于如何让素人有更好的艺能感,姚译添坦言,他们也一直在思考,“其实大家有个误区,老爱说节目立人设,但真不是说我想把嘉宾立成什么样子,他就能成什么样。我们必须基于明星、素人本身的性格来引导他们。”

  《高能少年团2》

  《高能少年团》在选择素人时的首要标准是根据每期主题,来选择领域内的业内精英。“比如第三期是寻找大理金花。‘金花’首先符合大理的特性,《五朵金花》的电影;同时又代表了当地各项技能的能人,比如从事挖掘机、无人机等各领域的优秀女性代表。当素人在节目中从事他比较擅长的东西时,他们才能不违和。”

  而为了保证素人表现力,在录制前执行导演会对素人进行很长时间的采写,了解他们的人物性格之后,再从中选择有趣的人。除此之外,明星也需要在录制前和他们打成一片,减轻他们的录制压力,并在录制时给素人“抛梗儿”,“像张一山、杨紫、王俊凯他们都会主动cue素人,自己也会多创造一些效果。我们后期也会通过花字等效果,把一些实在接不上的尴尬局面,用有意思的方式来二度呈现,尽量保持可看性。”

  弱化“撕名牌”和“成长课”?

  形式只是外在,更重内核

  一档户外真人秀在播出伊始会设定一个独特的标签,例如“撕标签”之于《奔跑吧》、“成长课”之于《高能少年团》、“历史”之于《我们穿越吧》等。但很多节目却在做到第N季的时候,似乎有意在弱化观众熟知的标签。对此节目组表示,延续独特的节目气质,远比外化的标签更为重要。

  《奔跑吧2》

  除了改变主题方向,从上一季开始,《奔跑吧》也明显削弱了最经典的撕名牌环节。而第二季节目更是直到第六期,才终于出现了久违的“撕名牌”大战。姚译添坦言,他们并没有刻意削弱“撕名牌”,而是节目做到后期,他们更想为观众呈现新的东西。“能做的内容还有很多,撕名牌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我们通常会根据主题去思考游戏、任务的排列组合。”

  在姚译添看来,外界将“撕名牌”作为《奔跑吧》的标签并非准确的定义,它只是游戏的外化形式,而非节目特质,姚译添表示,《奔跑吧》与其他节目最大的区别在于气质,这是节目做到第六季,在萧条的综艺市场仍能获得不俗反响的原因。“不管是正能量,还是趣味性,我们坚持传达的都是以‘兄弟团’默契和精神为核心的,也是《奔跑吧》节目独一无二的核心点。这也是为什么别人也能划龙舟,但我们划出来的就和别人不一样。”

  《高能少年团2》

  去年《高能少年团》一经播出,便因其特别的“人生十二课”主题和全鲜肉的阵容在众多户外真人秀节目中脱颖而出。但到了第二季,节目却改变了主题,阵容也从5个男明星变为男女混搭。

  马进认为,一档节目刚开播时,必然需要全新的模式点或内容设计做支撑,才能吸引新观众,但这些却很难撑起“综N代”的长远发展。而《高能少年团》最大的特色并非“成长课”,而是主打市场中稀有的“少年感”。“‘年轻’是所有产品都在主打的属性。商品、百年老店,做到最后都是要吸纳年轻消费群体。所以这个方向十分讨巧,也是我们为什么一定强调‘少年团’的原因。我们想表达出的是让当代年轻人能产生共鸣的事情。”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