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家有儿女》的播出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如今,由该剧原班人马打造的《家有儿女初长成》即将于5月29日在东方卫视播出。原班人马张一山、高亚麟、“刘星”的好朋友“鼠标”等悉数回归,同时该剧将保留重组家庭的设置,但讲述的却并非“刘星”“小雪”的后续故事,而是启用新的人物关系与故事情节,演绎儿女们“初长成”后步入职场、踏足社会的故事。

  《家有儿女初长成》中,江国立(周小斌饰)与吴琼(王琳饰)离婚后,分别带着儿子江北(张一山饰)、女儿江南(张晔子饰)重组家庭,两个家庭毗邻而居。剧情以此展开,父母们为几个孩子操碎了心,孩子们却觉得父母的管制太多,为此烦恼重重。在不断磨合中,他们逐渐学会了理解彼此、照顾彼此。此前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导演林丛强调“初长成”不是靠打“怀旧”牌来吸引观众。剧中家长面临的不再仅仅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们本身也有自己的生活问题、烦恼,以及和儿女的碰撞。此外,剧中还会增加姐弟俩江南和江北的爱情故事线。

  虽然剧中两个孩子已经长到20多岁,但家长还是对他们非常不放心。王琳扮演的妈妈对女儿深夜加班、谈恋爱等问题异常关注,甚至还会出现“趴门口听电话”“乔装跟踪女儿”等桥段。周小斌扮演的爸爸对儿子的前途也操碎了心,因为儿子一心想做音乐,但乐队进展不顺利,也屡屡遭到父亲的反对。

  高亚麟与张一山这对半路父子多年来一直持续圈粉,也成为本剧最大看点之一。此次回归后,高亚麟将变身优雅谦和的表演艺术家,而张一山则将演绎“叛逆少年”。对此,高亚麟还忍不住调侃对方“不乖”:“现在一山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谈及剧中造型,高亚麟表示为了符合歌唱家的形象,亲自挑选了一顶假发,但在拍摄时总是掉,于是索性加了一场扔假发的戏。

  王琳此前塑造过“雪姨”等经典角色,如今一改伶俐的风格,出演中国式老妈。虽然本剧是她第一次演情景喜剧,高亚麟坦言对王琳的印象改观很大,甚至认为其是“本色出演”:“以前觉得王琳姐很知性,但没想到在生活中是这样直爽的性格。”

  高亚麟:和张一山就像一家人

  新京报:这部剧沿用了《家有儿女》大部分的主创班底,把大家都重新凑到一起有难度吗?

  高亚麟:其实还好。《家有儿女》我们拍了四年,大家都太有感情了。张一山也是很有情义,当时他的工作量特别大,但依然来了。包括我们的摄影化妆道具都是之前剧组的,第一天拍摄就跟做梦一样。

  新京报:演员方面没有想把宋丹丹、杨紫再找回来,重新凑齐当年的一家人吗?

  高亚麟:没想。可能开始设想过把曾经出现的演员都找回来客串一下,后来觉得不合适,我们不想做一个《家有儿女》的长大版。本来两部剧也不是续集的关系,而是一部新的剧,但结构上太像了,我们想有意规避一些(相似)。包括我演都是最后才定的,其实围绕张一山他们讲一个新故事挺好,不想让人觉得我们在炒冷饭,实在是没找到合适的演员我才演的。

  新京报:但是看剧中你和张一山的“父子”关系比较融洽,他和妈妈的关系紧张,还是跟《家有儿女》的结构比较像?

  高亚麟:是会有这种感觉。我本来在这部戏里要演张一山的继父,而不是生父,就是想跟《家有儿女》中我俩的人物关系做一个区分。结果我忘了,《家有儿女》中我也是他继父。包括这部剧中我的造型也希望有一些变化,戴了个头套,都是希望跟《家有儿女》有不同。但那个头套实在戴着太难看了。

  新京报:再次跟张一山演“父子”,感觉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

  高亚麟:刘星和江北的差别很大。《家有儿女》时张一山才十岁,可以随便掐他。现在他长大了,演技也越来越好,他的《余罪》我一集不落全看了。其实我很难客观评价他,我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我们经常聊家常,比如你谈恋爱了没有什么时候打算要孩子,就像一家人。

  新京报:你俩现场对戏的时候是不是也很有默契的?

  高亚麟:我记得有一场我和周小斌、张一山三个人在一起的戏,本来他们俩在剧中是亲父子,我是继父,张一山叫我“叔叔”,但演的时候张一山回头就对我说,“爸……”我说你叫错了,你爸在那边呢。

  新京报:你和王琳是第一次合作,她的这个妈妈你觉得和她本人像吗?

  高亚麟:我没想到她那么能闹,以前以为她很知性,她在这部剧里完全释放了自己,和人物特别像。

  新京报:王琳和张一山在剧中都是挺能吵架的,你觉得他俩谁比较厉害?

  高亚麟:王琳比较能吵,气势又足,张一山嘴快。嘴快就比较占便宜,因为情景喜剧很多都是临场发挥,你的台词不及时跟上,别人就替你说了,没人等你。王琳开始有点不适应,说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很快就好了。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