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高思阳在新的民乐队中担纲古筝演奏 吕盛楠 摄“90后”高思阳在新的民乐队中担纲古筝演奏 吕盛楠 摄

  中新网长春5月14日电 在偌大的长影音乐厅,77岁的苏焕洲与记者对话时,显得有些激动。

  阔别乐坛20余年后,那支曾走遍中国大江南北的长影乐团民乐队再次归来。他百感交集。

  1956年10月成立的长影乐团民乐队是中国电影乐团中成立最早的民乐队之一。从1956年4月进入长影乐团工作,到2001年从副团长的职位上退休,苏焕洲见证了这支民乐队的起落浮沉。

  “要珍惜机会、创新作品,让中国的民族音乐通过电影走出去。”苏焕洲举例说,看印度或者东南亚国家的影片,民族风格都比较强,中国也可以这样展示自己的民族文化。

  苏焕洲的自信源于长影乐团民乐队的历史底蕴。《国庆十点钟》《马兰花开》《上甘岭》《甲午风云》等几百部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影片音乐、戏曲片音乐以及《刘三姐》《芦笙恋歌》等少数民族题材影片配乐都是这支民乐队录制的。

  与乐队合作的作曲家、指挥家、歌唱家、戏曲演员更是数不胜数。

  变化出现在1995年。“当年长影改革转型,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改革以后没了固定工薪,全团从100多人缩编到30多人,合唱队、民乐队也取消了。”苏焕洲说。

  那时的他已是长影乐团副团长。“不能让乐团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老人回忆,当时乐团领导班子经过商量决定,办学育才。

  长影乐团还有场地、有琴房、有排练场所。“厂里(长春电影制片厂)用乐器作为入股资金,有的演奏员也来入股,我们成立了学校,全国招生。”苏焕洲说,虽然第一年只招了十几个人,但生源逐年增多。

  “要让思想跟上时代的变化,人心别散。”苏焕洲坦言,民乐队虽然没了,但这个领域的人才却在不断地输出。

  20余年转瞬即逝。前不久,于长春举行的《春之声》新民乐交响音乐会掀开帷幕,乐迷们欣喜地发现,那个有着无数辉煌过往的长影乐团民乐队竟在悄无声息间再返乐坛。

  这支“重生”的长影乐团民乐队青春气息十足,30多位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五六岁。舞台上,弹拨类、弓弦类、吹打类等多种中国民族乐器配合默契,经过重新编排的经典曲目让人耳目一新。

1994年出生的二胡演奏员王渊麟是新的民乐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吕盛楠 摄1994年出生的二胡演奏员王渊麟是新的民乐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吕盛楠 摄

  原来,2017年底长影乐团重启了民乐队恢复建制工作,苏焕洲等民乐队早期建设者亲自担任考官面向全国选才用贤。

  1994年出生的二胡演奏员王渊麟是新的民乐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但她却有在北京为多国驻华使节表演中国最传统的二胡经典曲目的经历。

  “二胡曲目具有深厚、连贯、线条性的特点,在很多电影里直揭人物的内心,这是最贴近人生的乐器。”王渊麟直言,期待着用电影配乐的方式让海内外人士更加直观地理解、走近中国民乐。

  另一位“90后”高思阳在新的民乐队中担纲古筝演奏,对于未来,这个年轻人有着更多想法。“对于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来说,在传承和挖掘民乐艺术的同时,更要创新。”

  高思阳提出了“民乐国际化”的概念。“我有时候会练一些国外的曲子,同时融合中国传统曲调加以改编,这更有助于我们民族文化走向世界。”高思阳说。

  “他们身上的担子确实很重。”长影乐团原团长李德善坦言,年轻人要经过不断的演出实践来磨砺自己,练出有温度、有筋骨的作品。

  在新的民乐队组建过程中,76岁的李德善也是主考官之一。“这些孩子都是学校的尖子生,他们的才华毋庸置疑。”李德善对这批民乐队成员的未来充满信心。

  如今,原本已经退休赋闲的苏焕洲、李德善又忙了起来,只要民乐队有需要,他们就会过来帮忙。

  在一群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中间,两位老人谈笑风生,好似也年轻了许多。

  (记者 李彦国 柴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