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周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本报特派记者 张政

  在本届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开赛前的一个半小时,记者在滑冰馆二楼见到了冬奥会“三朝元老”、两届冬奥会金牌得主,来自我省的周洋。当时她正在和韩雨桐、武大靖和韩天宇等队友在做赛前热身。女子3000米接力是周洋本届冬奥会参加的最后一个项目,此前女子1500米与奖牌失之交臂后,不难看出周洋要做最后一搏,而且信心十足。看到来自家乡的记者,周洋乐呵呵地与记者打招呼。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两个小时以后,周洋的冬奥会奖牌被裁判“封杀”了。

  已经27岁的周洋,很有可能在本届冬奥会后选择退役,而女子3000米接力是她向冬奥会奖牌甚至是金牌发起的最后冲击。决赛后,中国队被判犯规取消成绩,周洋赛后的一席话让人揪心。“我们一直在祈祷,因为结果没出来,不知道是谁犯规。我们为了中国而战。对这样的判罚结果很失望,我越来越看不懂短道速滑了。中国队整个比赛过程都是干净的,不论是被超越、还是超越别人,我们都做了准备,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哪里犯规。”

  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之前,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平昌冬奥会上,已经经历过7次这样的场景。接力决赛后,周洋和她的队友们又一次抬起头,注视着赛场中央的大屏幕——上面反复播放着韩国队摔倒的画面。中国姑娘们焦急地等待着判罚结果公布。“结果没出来前谁都可能被判罚,她害怕中国队又会被判犯规。”周洋说。判罚公布的一瞬间,范可新捂住脸痛哭失声,周洋紧紧抿着嘴唇,压抑着内心的情感。第二个冲过终点线的她们被判犯规,成绩无效。“到现在也不知哪里犯规了,”从赛场返回休息区的采访通道,周洋面对同样的问题回答了一遍又一遍,眼睛闪着泪花,一脸无奈。

  这可能将是27岁的她在冬奥舞台上的“绝唱”。19岁那年,温哥华冬奥会,周洋一人面对韩国名将李恩星、朴升智、赵海丽的围剿杀出血路,勇夺1500米冠军,并帮助中国队拿到接力金牌。4年后的索契,她同样让身边的沈石溪空手而归。然而伴随着荣誉同时来到的,还有运动员无法避免的伤病。远离赛场一年多的周洋2017年归队,平昌冬奥会,她是中国短道队内唯一一名奥运金牌获得者。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本届冬奥会开幕式旗手,她知道此行前路艰险、责任重大。她曾说,希望自己的复出能给队伍注入更多正能量,也把平昌当做最后一届冬奥会来全力准备。“复出前我已经两年没参加国际比赛。我每天都在努力,虽然有伤在身,但队友、教练、家人的鼓励帮助我重回奥运赛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奥运会了,4年之后谁知道能怎样?这样的结果我接受不了。虽然我们被判犯规,但我还是认为中国队最棒,”周洋哽咽地说。

  采访结束,周洋和队友们的脸上已经没有泪水,但依旧若有所思。不知在这个初春寒夜里,周洋还会想到些什么?无奈的结果,无悔的付出,中国短道速滑队多年来扛起中国队冬奥会夺金的重任,周洋和队友们的努力和付出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本报江陵2月21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