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国家集训队”模式,是姚明任篮协主席后最大胆、也最具争议的改革措施。

  今年5月,国家男篮开始实行“双国家集训队”模式,由李楠、杜峰分别率领红、蓝两队训练,在2017年和2018年中原则上不交叉、不流动,分别承担国际大赛任务,至2019年起合并备战世界杯与奥运会。

  对此设想,姚明解释道:“我们希望锻炼教练员在限定的资源条件下去打好一个比赛,让优秀的同位置球员和同样位置新、老球员存在竞争。我们希望有更多教练能够站上国家队的舞台,并通过这个舞台建立信心。”

  为确保“双国家集训队”能在公平、公正、公开的环境中展开竞争,篮协从选将到出战的每个环节都力求公平:两队教练各自提供球员名单汇总后供挑选、抽签决定顺序后蛇形挑选球员、训练场地和所参与赛事均由抽签决定。

  对此,红队主教练李楠说:“整个运动员选拔的竞争会变得更加多元化, 双国家队 后水平更接近,竞争也会更激烈,这对整个中国男篮的未来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从球员角度而言,更多的入围名额、更高级别的赛事历练和更充足的出场时间,是改革带来最实在的获得感。胡金秋、赵睿、阿不都沙拉木等已在CBA崭露头角的年轻球员均被纳入集训队序列。杜峰率队出征亚洲杯期间曾表示,若仅有一支国家队,许多年轻球员几乎没有入围的可能。

  就亚洲杯和全运会赛场表现来看,加速年轻球员成长,培养后备力量的目标已逐渐显现效果。亚洲杯上,20岁的小将胡金秋挑起国家队内线大梁,场均9.1分、5.3篮板,12.4的效率值(显示球员场上贡献程度的数据)位列全队第二,仅在郭艾伦之后。阿不都沙拉木则在全运会上表现抢眼,半决赛面对易建联领衔的广东队独砍25分,帮助新疆闯入决赛。

  “刚开始听说入选国家队,还以为是假消息。如果不是赶上双国家队的好政策,我们年轻球员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阿不都沙拉木对媒体说。

  此外,中国篮协还以邀请制取代征召制,获国家队邀请的球员可根据自身健康状况、训练安排和俱乐部需求选择是否加入。对此,姚明表示,球员拥有自主选择权利,可以避免征召制下“出工不出力”的情况,而根据自我意愿选择代表国家征战的球员会以更多的激情和努力回报祖国。

  但“姚时代”篮协对国家队的改革,特别是设置“双国家集训队”的成果到底如何,仍需待时间检验。

  对中国篮球发展而言,过去的半年多时间虽短,但姚明和中国篮协一系列新政将有深远影响。而在前方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多中国篮球改革中的棘手问题。对此,姚明早有心理准备,“改革光有热情是不够的,还得踏踏实实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改革也是没有尽头的,因为时代在不断变化进步”。

  为未来掷出关键一投,姚明和中国篮协的探索仍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