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缝纫机乐队》正在热映,在影片中饰演主唱胡亮的乔杉,今年可谓是作品不断,从《情圣》《悟空传》到《父子雄兵》,再到《缝纫机乐队》,都有他的身影。不过乔杉直言,对他而言最有意义的角色,还是《缝纫机乐队》中的胡亮,“我跟他挺像的,都是比较执着的那类人。”虽然总演喜剧,但乔杉直言生活中的自己是个挺无聊的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弹弹琴,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

  “一个好的演员,一定要有幽默感,不管是生活态度,还是对戏”

  广州日报:这次在《缝纫机乐队》里饰演的胡亮是一个小人物,你觉得自己跟他最像和最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乔杉:最像的点就是坚持,认死理儿。虽然胡亮只是一名平凡的修车工,却从小就怀揣摇滚梦,并愿意豁出一切捍卫家乡的大吉他雕塑,挺让人感动的。不像的地方就是,我没他那么笨。

  广州日报:今年你有《悟空传》《父子雄兵》《缝纫机乐队》等多部电影,这几个角色和形象都非常不同,你是怎么处理这些不同的角色呢?

  乔杉:这个是演员的基本素质吧,我不会去考虑把角色往自己身上拽,你还是要贴近角色。最重要的是对角色的认知,我会先看两遍剧本,然后放空自己,忘掉剧本的设计,再与其他演员一起商量,喜剧表演即兴的设计多一些。

  广州日报:从“大保健哥”到现在的各种喜剧角色,很少人知道你其实是科班出身,你会担心自己被定型在喜剧里吗?

  乔杉:不会,我们上学时,老师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好的演员,一定要有幽默感,不管是生活态度,还是对戏。其实喜剧很难演的,很多国外演员,都是既能演正剧,又能驾驭喜剧,我觉得能演好喜剧就是一种很高级的表演了。老天爷让我吃喜剧这碗饭,而且让大家认识我,已经很眷顾我了。从我自己本身角度来说,是一种荣耀。

  “跑路演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作品就是孩子,希望更多人认识它”

  广州日报:你和大鹏合作了很多年,这次再次合作,有什么新火花吗?

  乔杉:我们两个认识太多年了,对彼此太熟悉了,大鹏当初跟我聊到这个戏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燃,当时就说行,就这么定了。大鹏对戏非常认真,也是个很有天赋的演员,我们彼此都特别信任,这次合作也是火花不断,大家去电影院看就知道了。

  广州日报:电影中的胡亮有一个执着的音乐梦想,你唱歌也非常好听,之后会多做一些音乐上的尝试?

  乔杉:小时候我也有个音乐梦,一开始没钱买吉他,就在家里抱着根笤帚在镜子前面摆造型。现在我也想过组个乐队,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去大学巡演,唱唱原创歌曲,然后把钱捐给需要帮助的人。不过目前我还是先把戏演好吧。

  广州日报:今年国庆档票房竞争特别激烈,作为主演会有压力吗?

  乔杉:每次谈到票房,说无所谓是假话,跑路演我们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作品就是孩子,希望更多人认识它喜欢它。我当然希望票房越高越好,但今年国庆档猛片太多了,其他作品也很优秀,不管怎么样,对观众是饕餮盛宴。

  “当导演这个事我也想过,但我希望等自己的沉淀多一些”

  广州日报:你之前饰演的大多都是一些接地气的小人物的角色,为什么如此钟情于小人物呢?

  乔杉:因为我自己本来就是小人物,生活里哪有那么多英雄,只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才能打动人。

  广州日报:“喜剧人”乔杉和“演员”乔杉,你更喜欢哪个称呼?

  乔杉:我都挺喜欢,我就是一个演员,又参加了喜剧人这些节目,只要是大家喜欢,叫我什么都无所谓。像我们这种“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演员”,演一场戏就要对一场戏负责任,珍惜每一场戏的表演机会。

  广州日报:现在很多演员都“演而优则导”,你有考虑吗?

  乔杉:现阶段,我只是个青年演员,还是先把戏演好。当然,当导演这个事我也想过,但我希望等自己的沉淀多一些,先把演戏整明白一点,再考虑这个事。

  广州日报:有没有“红了”的感觉?

  乔杉:没有,我到现在都没觉得自己红了,演员是一份工作,当大家认识你的时候,你对自己的要求又不一样了,特别想给大家带来好的作品,而不是挥霍人家对你的信任,所以接戏上节目都很小心,不能辜负观众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