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讯 因为新剧拍摄赶着进度,结束《战狼2》电影路演张翰[微博]便回了剧组,直到《战狼2》破了55亿,成功登顶华语片票房冠军。他才有时间趁着新剧杀青和下一个新戏开机前的空档,和媒体坐下来聊一聊。

  为了利用这难得的通告日,他一天的工作从早上9点开始,上午是5家媒体严丝合缝的接力轮访,然后是一下午是杂志的拍摄。晚上的时间被空了出来,因为有大学同学聚会。中戏科班毕业十年,张翰的同学中还有跟他一样继续在演戏的,有做老师的,还有很多的同学已经转行。

  只有提到确切数字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原来张翰已经出道十年,而让他一夜成名却又让他背负争议的《一起来看流星雨》也已经是八年前的事。

  在张翰看来,这几年他始终在重复“先被贴上标签被否定再艰难证明自己”的过程,直到《战狼2》的成功,才终于有机会让人拨开围绕在他身上的误解和质疑,看到了他的转变。

  增加角色细节,去掉设计感

  “《战狼2》给了我一个机会”

  刚接到《战狼2》剧本的时候张翰很兴奋,以为终于有机会可以演一个特种兵一圆儿时的军人梦,但事实上卓亦凡这个角色却是个熊孩子。“梦碎”的同时,他不是没有担心过,和硬汉冷锋对比,这个“任性”的富二代肯定得招骂。只是两相权衡还是不想错过这个剧本,“人设已经是这样了,那就用自己的方式让他变得可爱”。在他看来,只有可爱一点观众才会去包容和接受卓亦凡前后的成长和反转。

  而所谓的“自己的方式”则是去成为这个角色。仅是拿枪的动作都要提前训练,高潮的一场打戏,他被外国演员掐着脖子摁在地上打,对方的唾沫笔直地落到了他嘴里,也还要继续演下去,跟衣香鬓影谈情说爱的偶像剧比,拍《战狼2》其实并不轻松。而如果在看电影的时候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在卓亦凡替冷锋支枪的那个瞬间,他的手细微地抖动。他向小女孩展示匕首时前后的细微表情变化甚至连下楼梯的方式,都是很“卓亦凡”式的。

  在他的处理下,卓亦凡前期的虚张声势,甚至有点小怂,意外承包了影片中大部分的笑点。多数观众评价中,对这个角色更多的是惊喜和褒奖:张翰演戏终于不再端着了,他演“熊孩子”竟然很不错。“这其实就是这个角色当下的反应,可能现在我演戏不像原来设计感那么强”。关于电影里表演的方法显然让张翰有表达欲望,他还提到在十一月初即将上映的电影《密战》里,他演了一个“卑微到极致但又有反转”的角色,于是他就以自己的理解赋予了这个人物诸如叼牙签、抽烟等方面的小习惯。

  现在回过头来看,《战狼2》破记录的成绩和话题也证明他当时选择的正确,“能参与《战狼2》这样的电影很幸福”他说,“它的气质会给演员附加很大的魅力”。

  凭借着《一起来看流星雨》中的嚣张富二代慕容云海一角爆红后,张翰巧合似的演了好几部人设相近的电视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张翰被观众定型成了“霸道总裁”专业户。直到《战狼2》的成功打破了观念壁垒,张翰终于不需要向别人赘述自己不再是那个只会对着镜头耍帅扮演高富帅的霸道总裁专业户,这一切都要感谢《战狼2》,“让大家看到更多可能的一个机会”。

  低调两年 做制作人“逼疯”自己

  “想当导演,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其实转型的课题对张翰来说早就已经开始,出道即被定型其实他也很无奈,2014年《杉杉来了》大火,令他再次背上了“塘主”的称号,也让他意识到在这个领域里似乎已经走到头,在这之后的《十宗罪》里他开始造型颓废表情阴郁地饰演警察,电影《既然青春留不住》里的平凡大学生同样不是什么总裁,其实这几年张翰不是没有尝试过转型。

  演员在市场中往往处于被动,找过来的剧本都是千篇一律的“总裁”,想要挑战的角色市场上比较少,“你不能无尽的等待,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可以自己去开发一个这样的项目,自己来做自己演。”这两年他开始当起了制作人制作了两部偶像剧。

《杉杉来了》中张翰与赵丽颖搭档《杉杉来了》中张翰与赵丽颖搭档

  拍《如若巴黎不快乐》的时候,身兼主演和制片人的张翰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每天第一个到现场去和导演聊他对当天要拍的戏的想法,琢磨哪种拍摄的手法是其他电视剧里是没有的。剧里的每一个场景都是他自己挑选的,选景的时候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这场戏要用什么镜头。

  他说打鸡血似的工作状态全靠严苛的自我要求在支撑。张翰坦言这种完美主义在做演员的时候,会不自觉给周围的人造成压力,但现在他把这种压力交给自己,“别你用的完美主义去折磨别人。现在我如果只是去拍戏,我会很尊重他们的理念和想法。做好演员本职工作就好,其它的东西我也不多问不多管。我会把我所有的向往、理念、想法、追求放在自己的戏里面,来折磨我自己。”

  与这几年工作上的拼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战狼2》之前,张翰似乎在荧幕上“低调”了很久,他上一次被大规模讨论关注还要追溯到2015年的电视剧《山海经》,但观众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他夸张的造型和争议剧情的吐槽中。中间一年半的时间,他只有一部网剧和一档真人秀上线,恰逢这两年小鲜肉潮流席卷荧屏,越发衬托着他这两年的沉寂。

  其实并非是刻意的低调,只是好几部作品碰上了政策、市场等各种客观原因被押后。除了一直以来难以突破的“霸道总裁”刻板定型,这几年围绕在他工作和生活上的各种八卦也令他深陷争议。而播了的《十宗罪》囿于网剧的格局影响力有限,电影《青春》票房只有五千多万,说服力同样不足。这也使得他这几次转型尝试大多都被舆论忽视,连带着他为转型而做的努力也没有机会呈现,“能够直观的去改变大家对你看法的一定是爆款。在它没有成为爆款的时候,它的受众群不高,你的转变也就不会全民普及”没有人比张翰更明白在关注度之于明星的意义。一出道就拍了所谓的爆款,《流星雨》让他尝到了一夜成名的滋味,那段时间他会觉得“每个戏都应该是这样的爆款”,这让他一度憋着股劲想向外界质疑他的人证明自己,但却事与愿违。

《一起来看流星雨》中的张翰《一起来看流星雨》中的张翰

  “当你经历了很多挫折之后,你会发现其实很多东西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很多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可以达到好的效果。”

  等到再次迎来爆款《战狼2》,他却说这两年的沉淀让他想明白了去享受过程而非结果,与其向外界证明自己,他现在更想跟自己较劲。“以前你们说我不行,我就想证明给你看,但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他说,“现在我不太考虑这个角色是会让观众喜欢还是会被观众骂,只要你把角色演生动了,观众自然会喜欢。”

  在明星们拥抱流量追逐真人秀的曝光度的时候,曾是真人秀尝鲜者的张翰已经很久没在综艺节目中露脸。“我始终觉得真人秀对于演员来讲是消耗,如果纯粹是为了秀,就没有必要了,那时间我可以拍一部戏了。”

  当了制片人后,他还有了当导演的想法,他坦言很想尝试拍文艺片,尽管《既然青春留不住》的票房并不理想,他私心很喜欢这部电影。

  还没有实行是因为他说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什么是“符合情怀,又是市场上没有的东西”他还没有想清楚,“一旦要做就是要惊人的,而不是平平庸庸的去导一些现在其实很简单的东西。我真的是在想这个事情,如果想出来的话我就会拍。”

  但什么是不平庸的?同样是演员出身转型当导演,拍《战狼2》的时候,张翰有留意观察过吴京[微博],“京哥很准确地抓到了属于他的东西,我还在找,但肯定不是霸道总裁那一类的”他笃定回答,“等我更加丰富自己。”

  学会轻松  放下包袱

  “我这人不会说话,还是角色里见吧”

  出现在我们镜头前的张翰穿着宽松随意的居家服,戴着眼镜,因为没刮胡子,下巴上有浅浅的青色。让他随意点舒服坐着,他就顺势盘腿做在了沙发上,瞬间就把画风变成了东北的炕头唠嗑。

  这不是大众熟悉的自带偶像剧里人设的张翰,亦非正式场合一丝不苟的明星形象。愿意面对镜头私下展现放松真实一面,也印证了他所说的这两年改变。

张翰拿着手机亲自与网友交流张翰拿着手机亲自与网友交流

  前段时间,他在微博上传了一首翻唱的《听妈妈的话》,不着调的唱法,电音的效果,让这首歌呈现了颇为喜感的效果。网友们给他起了个新的外号“电翰”。

  他对于这个外号并不抵触,甚至觉得有趣。而之所以发歌纯粹也是是因为好玩,录的时候找不到耳机就直接对着手机收声口唱,唱的时候故意没有按照原调唱,觉得还不够好玩又调成了电音模式,这才有了被粉丝戏称是“对着风扇唱歌”的效果。“就是真的录着玩,不会考虑唱的不够完美,要不要发,就好玩嘛”他解释了下

  这首歌发出后被疯狂转发了20多万,网友意外于他玩笑式的歌声,不少人更因此被他圈粉,蜂拥到了他的账号下问他什么时候再发新歌。在成为演员之前,张翰的梦想其实是想当一名歌手,他喜欢各种音乐包括电子音乐,还专门去学过黑胶打碟。直到现在他还有开演唱会的梦想:台下是拿着啤酒站着的观众,他在台上打碟和唱歌。只是当了演员之后,拍戏忙没时间,只能对着手机软件唱唱歌。

  能这样把不完美的一面主动示众,以前的张翰很难这样姿态放松地开着玩笑。以前的张翰有一种硬邦邦的距离感,当其他明星们变成段子手自黑式圈粉卖萌,他始终是一板一眼在澄清反驳外界对他的争议和调侃,有微博营销号调侃他,他就用同样的方式回击。

  他把这种心态的转变也归结于这几年的挫折历练,《流星雨》让年轻的张翰一炮而红,但同样也为他带来了各种质疑,“这也是个被带了很多帽子的戏,就像我的成长经历一样,不管做什么,先上来的永远是一片否定的声音,然后我再来证明,一直都是。”他说在那段时间他给自己包上了一层坚硬的保护层,不愿被打开,“可能那时也是不够自信”毕业十年,他回过头总结这一路时总结道,“当你经历多了,挫折多了,慢慢就知道自己的价值,你在做什么,和别人的不一样在哪,你才不会觉得迷茫,你会越来越自信。”他说他现在会慢慢地打开那个坚硬的壳,去把最真实的这一面去呈现出来,也不那么在意别人怎么说了。

  “我的梦想就一直在那个地方。所以我是有方向的,也就有了力量和动力,力量永远不会是外界给的,都是自己给自己的”。

  但当我们问起这个梦想是什么,他却卖起了关子,因为目标比较大,“说了该挨骂了,得等到达到了到时候再聊会比较好。”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个“长远的非物质的、对自己专业上认可的”的梦想,所以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怕大家经常看我,我这人不会说话,还是在角色里见会好一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