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长白山不仅哺育了万千生长于斯的淳朴百姓,也孕育出独具特色的长白山文化。唐代渤海国文化、朝满文化、地方民俗文化和红色文化汇聚,使白山成为一座古老之城、英雄之城和红色之城。

  唐代渤海国文化:长白“灵光塔”是全国唯一的唐渤海时期最具有典型意义的一座古建筑。临江为渤海国五京之一的西京鸭绿府治所神州,地扼渤海通长安“朝贡道”水陆交通枢纽。

  朝满文化:长白朝鲜族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县,是汉族和朝鲜族共同居住的地方。朝鲜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热情好客的民族。朝鲜族的地域性和民族性很强,很多传统文化和风俗习惯流传至今,到了这里就会体会到浓郁的民族风情。

  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1559年2月21日-1626年9月30日)——这位清朝的奠基者,后金的开国皇帝,12岁时流落到白山市江源“佟佳老营”,成为佟氏的赘婿。后来,在“佟佳老营”的全力资助下,努尔哈赤征服女真各部,统一东北,制定满文,创建八旗,改建满洲,拉开了创建后金国、奠定满清王朝基业的序幕。白山市江源“佟佳老营”既是努尔哈赤的崛起之地,也是满清文化的发祥之地。

  地方民俗文化:

  人参文化:白山市抚松县是我国人参的主产区,素以人参之乡闻名于世。长白山区的人们把进深山老林寻找采挖野山参称为“放山”,在上千年的采挖山参的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民间习俗,包括专用语言、行为规范、道德操守、挖参技术、各种禁忌、野外生存技能、专用工具器物等一系列丰富的内容。

  木帮文化:木帮文化源于长白山伐木的传统,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木帮也称木把,不单指伐木者,由诸多工种构成,单个人称“把”,集体称“帮”开山祭拜是采伐前最神圣的仪式,在老把头的带领下,木把们敬天敬地,祭拜山神,祈求平安。

  长白山满族风情剪纸:满族剪纸源于萨满教。萨满教是一种原始宗教,认为万物皆有灵性,产生了自然崇拜、图腾崇拜与祖先崇拜,在萨满主持的多种祭祀活动中,产生了嬷嬷神剪纸、佛托剪纸、白挂签剪纸等各种表现萨满崇尚与信仰的剪纸。长白山满族风情剪纸传承于满族剪纸精髓,根据地域、民族等特点,发展形成了独特的题材与风格。

  传统满族文化:锦江木屋村是迄今为止长白山区保存最完好的满族特色木屋村落,整个村落不见一片瓦,从墙到房顶到院墙栅栏全都是木质。木屋是从当地满族的原始住所并结合“闯关东”的汉族民居融合发展而来,它从清朝末年的几户,到日伪时期的二十几户,发展到上世纪90年代的百余户,有着百余年的历史沉淀,经过时代的洗礼,这里仍然保存着完整的古木屋建筑群。

  红色文化:白山是革命老区,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带领广大人们群众在这块土地上浴血奋战,书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给白山人民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抗日战争爆发后,杨靖宇将军领导南满抗联部队在白山地区与日寇坚持斗争达7年之久,指挥战斗数百次。白山由此成为中国工农红军南满游击队、独立师发展壮大的摇篮,成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东北抗联一军、一路军的诞生地,成为中共南满特委、南满省委领导抗日斗争持续时间最长的根据地和游击区,也是杨靖宇率领抗联部队打击日寇的主要战场。

  七道江会议后,我东北民主联军在陈云、肖劲光、肖华等同志的指挥下,认真贯彻党中央指示,中共东北局会议精神及东北民主联军总部指定的“坚持南满、巩固北满、南打北拉、北打南拉”战略方针,经过了108天的浴血奋战,先后打退了国民党军向以临江为中心的长白山根据地发动的四次大规模进犯,即“四保临江”战役,彻底扭转了东北战局。